2024-06-14 00:44

560亿美元巨额薪酬方案即将落锤,但马斯克已经迫不及待地进行了“剧透”

2.0万

文章来源:腾讯科技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腾讯科技讯 6月1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特斯拉的股东正站在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上,他们将投票决定是否支持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领导才能以及他前所未有、高达11位数的薪酬计划。对于这家汽车制造商而言,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刻。

马斯克是一个乐于冒险著称的领导者,他承诺要将100万人送上火星(SpaceX),用人形机器人填满工厂(Tesla Bot),并在地下构建一个高速公路网络(The Boring Company)。然而,迄今为止,这些大胆的目标尚未转化为实际的回报。

但六年前,马斯克做出了一个与他个人利益息息相关的决定,即将自己的特斯拉薪水与公司未来十年的财务目标紧密挂钩,包括将公司的市值从590亿美元提升到6500亿美元。当时,这些目标被评论员们普遍视为“令人震惊”且“极难实现”。如果未能达成,他将不会从公司获得任何薪水。

特斯拉董事会在2018年通过了这一计划。然而,一位名叫理查德·托内塔(Richard Tornetta)的重金属鼓手,尽管仅持有九股特斯拉股票,却对此持反对态度。同年6月,他选择提起诉讼,声称这一薪酬方案对像他这样的投资者不公平。到2022年,此案在特拉华州法院审理,那时马斯克距离达成获得巨额奖金的里程碑仅一步之遥。然而,今年1月,法官站在了托内塔一边,废除了这个“不可思议”的薪酬计划,并将参与制定此计划的董事描述为“马斯克仆人”。

马斯克在2023年底成功实现了12个令人震惊的目标,随后特斯拉市值一度突破万亿美元大关。如今,尽管特拉华州法官做出了裁决,但马斯克仍然坚持要求获得报酬。在美国当地时间周四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上,股东们被要求再次进行投票,以决定是否应该给予马斯克价值达560亿美元的薪酬包。对于股东们而言,他们面临着一个价值560亿美元的问题:马斯克是否值得拥有这份巨额报酬?


投资者之间分歧巨大



提出马斯克是否配得上这份薪酬的问题,标志着这位传奇人物与他自2008年以来一直领导的电动汽车制造商之间关系的重大转折。咨询公司Gartner的汽车分析师迈克·拉姆齐(Mike Ramsey)表示:“这种抵制表明了一个人对公司的影响力是有限度的。这可能是特斯拉股东首次发声:‘你不能拥有无限的权力。’”

特斯拉正处在一个充满挑战的历史时刻:该公司首次面临来自电动汽车市场上的激烈竞争,特别是来势汹汹的中国竞争对手。同时,一些观察家对马斯克的回应以及他转向机器人出租车以及人工智能领域的决定感到困惑。

英国华威商学院战略与领导实践教授约翰·科利(John Colley)指出:“真正的争论焦点在于未来,而非过去。特斯拉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企业,它正面临着所有成熟汽车制造商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他补充说,像马斯克这样的远见者是否适合领导一个成熟的企业仍是一个未知数。

在投票之前,投资者之间暴露出了深刻的分歧。特斯拉董事会主席罗宾·丹霍姆(Robyn Denholm)和亿万富翁投资者罗恩·巴伦(Ron Baron)都支持这一薪酬方案。巴伦强调:“有了马斯克,特斯拉变得更强大。特斯拉就是马斯克的象征。”

然而,反对这一交易的声音也不容忽视,其中包括两个具有影响力的代理投票咨询组织,它们为机构投资者提供投票指导。同时,反对者中还有来自北欧国家的股东,这些国家正是特斯拉与工人团体在劳工权利问题上存在冲突的地方。挪威的万亿美元主权财富基金明确表示将反对这项薪酬协议,同时,该国最大的养老基金KLP也持反对态度。

在投票背后,游说工作异常激烈。特斯拉在谷歌和马斯克旗下的X平台上购买了广告,呼吁投资者“保护你的投资”,以支持该提案。今年四月,特斯拉还推出了一个专门网站,敦促股东反对特拉华州法院的裁决,并支持这项薪酬方案。网站上明确写道:“如果法院的决定得以实施,那将意味着马斯克因为在不到六年的时间里取得的辉煌成就而得不到任何报酬。”

阿肯色大学法学院的罗伯特·安德森(Robert Anderson)教授表示:“这是我记忆中代理投票中广告投放最多的一次。”他认为,这种情况在很大程度上是由马斯克效应(即首席执行官吸引无尽公众关注的能力)推动的。但他也补充说,这一薪酬方案确实是前所未有的,“即使他不是一个公众人物,这样的薪酬方案本身也将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这次投票将由机构投资者和一个异常庞大的散户投资者群体共同参与,他们控制着大约44%的股份。在股东中,有人担心如果马斯克未能获得他的报酬,“他的注意力可能会更多地转移到他的其他事业上”。多年来,马斯克一直努力兼顾多个事业,但自从收购社交媒体服务Twitter并将其更名为X以来,他显然更加分散了注意力。

无论本周的投票结果如何,特斯拉和马斯克的形象都可能不再那么超然。多年来,马斯克一直坚称特斯拉是一家科技公司,拥有硅谷风格初创企业的敏捷性。他在四月份曾对投资者表示:“我们应该被视为一家专注于人工智能或机器人的公司。如果你仅仅把特斯拉看作是一家汽车公司…… 那么从根本上来说,你的理解就是错误的。”


支持者PK反对者

迄今愿意公开发表意见的投资者在投票上存在分歧,这次投票只是对董事会的建议,不具有法律效力。有些人担心,如果该薪酬方案不被重新授予,马斯克可能会离开公司。他此前曾表示,如果不拥有公司约25%的股份,他将在特斯拉之外开发产品。如果该协议恢复,马斯克的持股可能几乎翻倍,达到约21%。

截至美国当地时间周三中午,包括Vanguard、BlackRock和State Street在内的一些特斯拉最大的投资者尚未透露他们打算如何投票。以下是一些其他大股东的立场:

支持者包括苏格兰资产管理公司Baillie Gifford(曾是特斯拉第二大股东,目前持股1780万股,约占0.56%)、巴伦基金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罗恩·巴伦(Ron Baron,目前持股1720万股,约占0.54%)、ARK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凯茜·伍德 (Cathie Wood,目前持股520万股,约占0.16%)、Atreides Management合伙人兼首席投资官加文·贝克(Gavin Baker,目前持股15.3万股,约占0.005%)。



反对者包括挪威主权财富基金Norges Bank(目前持股3160万股,约占1%)、加州公共雇员退休金系统首席执行官马西·弗罗斯特(Marcie Frost,目前持股920万股,约占0.3%)、加州州立教师退休金系统首席投资官克里斯·艾尔曼(Chris Ailman,目前持股460万股,约占0.14%)、纽约市审计长布拉德·兰德(Brad Lander,目前持股340万股,约占0.1%)、纽约金融机构Amalgamated Bank(目前持股59.9万股,约占0.02%)。

除了这些机构投资者,大约有90%的散户投资者迄今为止都支持马斯克的薪酬计划,比如AngelList的联合创始人纳瓦尔·拉维坎特(Naval Ravikant,持股数量不明)。反对者同样存在,包括SHI国际联合创始人廖凯原(Leo KoGuan,持股数量不明,曾是特斯拉最大个人股东之一)。



总体而言,特斯拉的投资者对马斯克的薪酬计划持有不同的观点。支持者认为,马斯克对公司的巨大贡献应获得与其相符的丰厚回报。而反对者则表达了对于薪酬计划庞大规模的担忧,以及这一计划可能给股东带来的权益稀释影响。此次投票不仅将深刻影响特斯拉的未来发展方向,更是对马斯克领导地位的一次重要考验。


股东拒绝薪酬方案或迫使马斯克辞职

如果薪酬方案未能通过,马斯克可能会空手而归。然而,鉴于他通过持有特斯拉股票积累的巨额财富,即使不计算即将从薪酬方案中获得的股票,其当前持有的股票价值也已超过700亿美元。

特拉华州衡平法院法官凯瑟琳·麦考密克(Kathaleen St.J. McCormick)指出,马斯克现有的股票“为马斯克提供了继续扩大特斯拉市值的强大动力”。



若股东们拒绝该薪酬方案,其结果将不容小觑。伯恩斯坦(Bernstein)分析师的研究报告警示,出于对马斯克可能离职的担忧,特斯拉的股价可能会出现下滑。特斯拉董事长丹霍姆的言辞也加剧了人们的猜测,她暗示,如果否决该提案,可能会导致马斯克减少对特斯拉的关注,甚至可能辞职。

她在给股东的信中表示:“2018年,特斯拉仍是一家亏损但有远大抱负的公司,需要克服重重困难和挑战。正是马斯克的独特贡献,使得特斯拉变成了今天这样一家真正改变世界的公司。如果我们想要留住马斯克,并激励他继续投入时间、精力、雄心和愿景,在未来创造类似的辉煌,我们必须坚守我们的协议。”

此外,关于马斯克股票奖励的辩论还引发了公众对高管薪酬限制以及硅谷亿万富翁社会责任的广泛讨论。他们的财富赋予了他们巨大的影响力。一些人表示,支持这一薪酬方案将削弱旨在保护股东的法律。特拉华大学温伯格公司治理中心的创始主任查尔斯·埃尔森(Charles Elson)指出,这一事件的影响“远超马斯克薪酬方案的范畴。如果他能做到,为何其他人不能效仿?”

纽约市审计长布拉德·兰德(Brad Lander)上周接受采访时说:“当亿万富翁可以无视规则时,普通人就会受到伤害。”他管理的公共养老基金持有超过6.2亿美元的特斯拉股票。

得克萨斯州贝克博茨律师事务所企业部主任萨曼莎·克里斯平(Samantha Crispin)表示:“这次投票结果可能会对法院的裁决产生影响,但目前尚不明朗。毕竟,并没有明确的硬性规定。”特斯拉在一份监管文件中也承认,即使股东投赞成票也“可能无法完全解决问题”。

此外,特斯拉董事会在没有添加任何新条件的情况下,重新提交了2018年的薪酬方案。对此,弗吉尼亚大学法学院教授迈克尔·巴尔祖扎(Michael Barzuza)评论道:“这样的做法不会产生任何新的激励效果。”丹霍姆回应称,马斯克在五年内不得出售他获得的股票,这为他继续专注于特斯拉提供了强大的动力。


官司缠身,麻烦不断

除了处理因薪酬方案所引发的复杂问题外,马斯克及其麾下公司也深陷一系列官司中,这些诉讼案件需要他们投入大量时间与金钱去应对。特别值得注意的是特斯拉、SpaceX和X公司,它们面临各种各样的争议,涉及产品的性能表现是否达标、马斯克的薪酬设计、招聘与解雇等行为。此外,马斯克个人也成为了诉讼的焦点。



美国监管机构对马斯克及其商业帝国展开了多起调查和诉讼: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正在调查马斯克收购X的交易,尽管该委员会并未详细披露调查的具体内容,但据称调查涉及他购买X股票的行为、他在2022年的陈述以及与此相关的SEC文件。今年5月,马斯克已同意在当前的调查过程中作证。

美国司法部以及其他联邦监管机构正针对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声明进行调查,以核实其是否存在电信欺诈和证券欺诈行为。SEC同时也在调查这些声明是否误导了投资者。

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正在对涉及自动驾驶功能的特斯拉汽车事故进行调查。此外,该机构还收到了数千起关于特斯拉Model Y和Model 3车辆的投诉,称驾驶员在行驶过程中突然失去了转向控制。

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则指控SpaceX因员工在一封公开信中批评马斯克而非法解雇了八人。对此,SpaceX正在提起反诉,称NLRB的审理结构存在违宪行为。

特斯拉股东理查德·托内塔(Richard Tornetta)发起集体诉讼,指责马斯克和特斯拉的薪酬计划价值超过560亿美元,远超“合理判断的范围”。特拉华州衡平法院已废除该方案,而马斯克正寻求其他途径重新获取薪酬,特斯拉股东即将就此进行投票。

数百名X前员工集体起诉该公司,要求支付未兑现的遣散费。加州这起案件的集体诉讼认证过程可能需要数年。与此同时,X公司也在考虑解决部分指控。

今年3月,包括前首席执行官帕拉格·阿格拉瓦尔(Parag Agrawal)、前首席财务官内德·西格尔(Ned Segal)、前法律、政策和信托主管维贾亚·加德(Vijaya Gadde)以及前高级法律顾问肖恩·埃格特(Sean Edgett)在内的四名X公司前高管联合起诉马斯克和X,要求支付他们应得的巨额遣散费。目前,法官尚未就X公司的驳回诉讼动议作出最终裁决。

除了作为被告外,马斯克及其公司也多次以原告身份提起诉讼。去年11月,X起诉媒体监督非营利组织Media Matters,指控其发起“公然的诽谤活动”,导致公司广告收入严重受损。Media Matters于3月提交了驳回马斯克诉讼的动议,但法官尚未作出最终裁决。

特斯拉正在反诉美国国家劳工关系委员会(NLRB)。此前,NLRB裁定马斯克在2018年的一条推特上违反了劳动法,该推文声称特斯拉员工若组织工会,可能会失去股票期权。今年早些时候,第五巡回上诉法院就这一案件进行了口头辩论,但由17名法官组成的小组尚未作出最终裁决。


虽然没到最终结果,

根据股东实时投票统计,两项都确认将会通过

截至北京时间6月13日上午11时,两项股东投票即时数据已经显示达到稳赢线。


薪酬方案投票

建厂投票


马斯克已在推特上发帖庆祝。(编译/金鹿)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603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