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2-15 11:53

鲸探“转赠”缩期,藏品场外大跌

2.8万

鲸探变更数字藏品转赠周期,今日(2月15日)起,用户首次购买及受赠的数字藏品,均可在持有90天后转赠。此前,该平台发售的数藏的首次购买者需持有180天后才能转赠给他人,受赠者则得持有2年才可转赠。

在二级市场无法放开的前提下,鲸探意在缩短平台内数字藏品的流转周期,增强藏品的流动性。

但从新规公示到执行期间,鲸探上的多款数字藏品的价格在一些场外平台出现了下滑,以敦煌“幸运飞天”和“祥瑞鹿王”为组合的藏品配套挂售价格从去年6月的上万元下滑至5500元至8000元。

有鲸探用户分析,这是因为2月15日新规之后,大批量符合90天转赠期的藏品会进入转赠市场,市场中可流动数量的增加降低了藏品的价值预期,用户原持有的数藏价值将会遭受冲击。

而另一边,鲸探平台内发售的新藏品仍处于低价还滞销的状态中。有用户呼唤鲸探,别再大量发行同质化严重的数字藏品了。


“90天”新规即出,用户低卖“飞天+鹿王”


2月15日,鲸探新版用户协议生效,该平台发售的数字藏品在用户持有达90天后即可转赠,无论首次购买者还是受赠者均按90天执行。至此,鲸探从2021年11月开始执行的“180天/720天(2年)”的转赠规则将被废除。在2月8日的新规公示中,鲸探称修改规则之举是 “为了更好地满足用户因热爱而分享藏品的需求”。

鲸探公告转赠周期新规

考虑国家防范数字藏品金融化、抑制数字藏品投机炒作等现象,数字藏品发售平台一般不设二级市场,这类平台的用户主要享有购买、收藏和转赠的权益,树大招风的互联网大厂派数字藏品平台更是严守“不开放二级市场”这条红线。

对于流动性,谨慎的数藏平台主要以转赠的方式实现,但存在实名认证、年龄及持有时间等限制。以鲸探为例,修改转赠规则前,用户实名认证购买的数字藏品,持有半年后才可转赠,受赠方同样要年满14周岁,还要通过平台风控审核,受赠者如果想要再次转赠,持有藏品的时间需要满两年。

严苛的转赠周期带来的直接影响是平台内藏品流动性的下降,同时催生了用户的换手对策,形成了一个不太符合平台规则的场外交易市场。

比如,鲸探的用户常常在微博、微信、小红书、闲鱼等社交平台上发布求购或者出售鲸探藏品的信息,找到需求用户后,双方往往私下达成交易。市场上甚至出现了专门的二次交易平台,供藏品的持有用户发布和展示要转让的数藏,意向买家可直接在平台下单。需要注意的是,这类场外的二次交易平台存在私吞用户保证金、钱到藏品不到、藏品拍错不退款等风险。

此次,鲸探将持有藏品“180天/720天”的转赠周期缩短为90天,无疑利于数藏流动性的释放,对平台的用户活跃度有所提升,但用户对新规形成了乐观派和悲观派。

“之前的半年或两年时间实在是太久了,改成90天后,缩短了流动周期会刺激用户的转赠需求,藏友想要收藏但没在发售时买到的藏品就不用等得过久。”木棉(网名)正是看好新规的鲸探藏家,他在该平台已购买了几十件数字藏品,也曾因平台的流转限制以“一对一”的方式收购了不少自己喜欢的鲸探数藏,他认为,新规还利于鲸探探索新的商业模式,“比如根据转赠数据来决定未来是否对转赠人收取佣金及佣金的比例,给鲸探增加了一个新的收入渠道,不致于因倒掉而损害用户利益。”

而新规对鲸探藏家叶弘(化名)来说则是坏消息,他分析,2月15日鲸探执行新规后,会有大批量符合条件的藏品进入转赠市场,那么藏品的稀缺性很可能因数量的短期增加而下降,价格就会降低,“场外市场上,已经有不少数字藏品的价格因为这个消息一落千丈,比如鲸探的代表性藏品敦煌飞天、神鹿等等,没出公告前一个能卖好几万,现在几千了,价格都腰斩了。”

用户在场外挂售鲸探藏品的价格变化

在某场外交易平台上,鲸探“出品”的敦煌“幸运飞天”和“祥瑞鹿王”两个藏品常常搭配转售,如今这个组合的场外价格不似从前。去年6月,非靓号(藏品编号非吉利数)的一套“飞天+鹿王”曾分别以12888元和10880元的价格售出,2月15日,有人以8600元对外转售这个组合,两三天前,另有人分别以8000元和5500元挂售。

叶弘认为,鲸探发售的数字藏品大多不适合进入市场给予价格发现,“主要是因为这些数字藏品并没有什么价值,大多是‘坐牢图’(没人喜欢没人炒的图),限制流转周期反而能赋予稀缺感,缩短流转时间意味着它进入二级市场更容易,那么它的稀缺性将降低,直接影响用户手中藏品的价值。”

叶弘打算继续在社交平台发布求购鲸探数藏的消息,他收购的考量因素主要有“藏品否破发”、“能否与他手中的藏品组成系列或成套”,“破发的藏品有价格上涨空间,组成套还会增加稀缺性,进而涨价。”

此外,他还在等一个更大的利好消息——中国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的正式上线。今年年初,这个有国家权威机构背书的平台举行了启动仪式。叶弘称,数藏圈里很多人认为,该平台的上线将会刺激数字藏品市场的上涨,“鲸探作为头部平台最有机会出头。”


新藏品依旧滞销,用户呼唤“赋能”


有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8月7日,鲸探共发行663款藏品,发行量达691.3万件。随着新品的推出,鲸探数字藏品的滞销现象至今存在。

2月10日上线的10000份“云岗飞天伎乐”,售价18元,上线6小时后还剩余六千多份;2月13日上线的10000份“非遗木活字”,售价18元,上线24小时后还剩4336份,该藏品又被鲸探做了下架处理;2月14日上线的“金箔八骏马”数藏,余量还有3329份……

有资深用户分析了鲸探数藏滞销的原因,“一是发行的数字藏品同质化严重、缺乏稀缺性,二是数字藏品缺乏真实应用场景,玩法太单一。”

发行上,鲸探多采用1张图片发行多份藏品的方式,一图配10000份数藏是常见现象;售价方面,鲸探走低价策略,藏品多以18元、19.9元的价格为主。

相比海外NFT市场中动辄几百美元的NFT,国内鲸探数藏的低价格降低了用户购买成本,提升了购买意愿,短期内能够吸引一波用户,但问题也显而易见:发售的数字藏品除了编号不同外,图片内容完全一样,同质化非常严重。有用户评价,“买图片NFT是买了一张链上可查、可任意交易的图片,但买数藏只是从1万张相同的图片中买了一张编号不同的图而已,谈不上稀缺性。”

以2月10日鲸探发售的“云岗飞天伎乐佛像“数藏来说,这个以云冈12窟《音乐窟》的人物形象进行创作的数字藏品,在上线当天就被用户吐槽,“每尊佛像发行1万张数字藏品,那么云岗石窟有约59000尊佛像,如果每尊佛像都拿来发行数字藏品,一共能发行5.9亿个数藏,为什么就不能一张佛像对应一个数字藏品呢?”

云岗飞天伎乐数藏发行量10000份

除了发行量大、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外,用户也呼唤鲸探能调动运营能力,为平台发售的数字藏品赋能,增加应用场景,从而逐渐提升藏品的增值空间。

鲸探早期销售的数字藏品,部分支持支付宝的“皮肤”更换,比如2021年6月鲸探前身“蚂蚁粒”推出的首份数字藏品“敦煌飞天”,支持用户购买后设置付款皮肤。此后,鲸探也上线过新的功能和玩法,比如成立用户社区,支持构建虚拟展馆,建立了鲸探宇宙,增加了实物定制选择,还与支付宝“集五福”活动进行过融合,但从用户反馈看,依然反响平平。

在NFT和数字藏品的玩家刻琴(网民)看来,这些功能和活动都没有突破图片本身在平台体系内的功能,缺乏持续向外拓展藏品价值的玩法,“一个藏品发完就完事儿了,没人管IP的后续运维,鲸探运维也只是针对平台自身,没有太多往藏品本身上动脑筋。”

他举例,海外的NFT项目,发行只是开始,如何依据NFT衍生新的产品和玩法才是重点,包括线上和线下场景,“比如人家一些NFT已经可以用来制作游戏或形成动漫角色了,线下甚至出现了某个NFT的服装或者咖啡品牌。”

NFT项目更希望成为原生的IP,然后围绕这个IP展开赋能。相对地,鲸探的一些数字藏品本身已经是IP,数藏反而是这个IP的衍生商品,鲸探负责销售,至于项目未来发展,则是IP创立者的事儿,与平台无关。

刻琴认为,如果不解决数字藏品的后续赋能和运维问题,鲸探缩短转赠期只是短期内帮助平台提高用户活跃度,也可能出现从转赠中探索出收取分成的商业模式,“但长期看,这对藏品本身并没什么实质性的利好,用户的购买意愿不会变强,除非有画质精良的大IP出现,可鲸探能签大IP,别的平台也不见得没实力。”

在二级市场仍然存在政策限制的大背景下,缩短转赠周期是鲸探的一小步,而更多用户期待的“大步”仍需这个平台继续朝前迈。

鲸探缩短转赠周期,“利好”还是“利空”?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0391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