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3-10 10:58

狂飙的 AI 绘画能否摧毁视觉中国们?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 生成

作者 | 番摊123

只需要输入简单的语言描述,短短几分钟后便可生成画作。这种利用AI作画的技术,以及与之相关的AIGC在去年底很快就火了起来,相关话题至今依然热度不减。这种显著降低绘画门槛的技术手段,也逐渐吸引了大厂的关注,甚至就连美团这种和AI貌似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企业居然也推出了自家的AI绘画产品。

虽然部分知识产权界权威担心AI绘画的发展会受限于各家企业的版权限制,但现在看事实并非如此,相关规章制度现在明显滞后于AI产业的发展。经济价值决定AI绘图不会止步于此,发展速度也堪称意想不到。对于以图片版权运营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企业如视觉中国来说,如果不适时改变经营策略,AI绘画估计将给这些企业的经营带来巨大的冲击,即便现在还坐拥百亿市值,也难免坐吃山空。

视觉中国的来头

视觉(中国)文化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视觉中国;英语Visual China Group,简称VCG)是国内一家在线视觉影像内容和服务提供商,其全资子公司汉华易美(天津)图像技术有限公司负责在线视觉影像网站“汉华易美”(CFP)和“视觉中国”的运营。视觉中国的前身Photocome(图片来了)成立于2000年,主要经营图片版权代理销售,网站的首位买家是新浪。据官网介绍,视觉中国通过互联网版权交易平台,提供并每日更新超过2亿张摄影图片、设计素材及超过1000万条视频素材和35万首音乐素材,并且与多家机构、企业等在内容生态建设、大数据、AI等领域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通过近几年一系列的整合或并购,视觉中国形成了视觉内容及服务、视觉数字娱乐、视觉社交三大业务板块。其中,视觉内容及服务占到了公司营收的绝大部分。截至本周一,视觉中国的总市值达110.41亿元。在数字媒体行业,其市值仅次于新华社,位列第四。

视觉中国是内地最大的视觉素材版权交易平台,占有至少40%的市场份额,有分析称公司拥有“内容壁垒”和“技术壁垒”两大优势。其图片库在商业类、媒体类在内地的市场份额分别约为50%和30%,此外还拥有独家、海量、稀缺的海外视觉素材资源。虽然视觉中国之前的运营已经获得了不菲的收入,但维系其商业模式运转的源动力还是海量的版权资源。这些版权资源来自个人创作、机构伙伴、自有版权,而这些版权作品的产生,都要依靠人工创作。而AI绘画的兴起,正在通过技术革新降低图片创作门槛。其极低的创作成本,未来必将成为与“视觉中国”们同台竞技的强劲对手。

AI绘画VS视觉中国,肉眼可见的成本优势

据国海证券调研报告显示,AI绘画产品在C端通过“内容付费+会员付费”的方式变现;在B端,AI绘画被应用于广告制作、游戏场景制作等领域,有效降低内容成本。同时,AI绘画作为工具或功能也被集成到一些图片编辑、社交软件中,既增强了软件的互动功能,也增强了用户的活跃度。与传统的图片产业相比,当相关的算法规则成熟后,AI绘画生产内容的成本可以无限趋近于零,而且速度还很快。综合现有的几家产品来看,AI绘画平均每分钟出一张图,费用不到一毛钱,还可用于商用。

作为对比,这里简要说下同种工作的人力成本。举个例子来说,一般国内游戏公司的美术工作都会选择外包,每张稿费约五六千,时间约一周。对于企业来说,即使雇佣一位应届生插画师,也需要支付4K左右的基础工资。

相较而言,视觉中国等版权运营平台虽然与画手、摄影师等不存在劳务关系,是采用收益分成的方式支付稿酬。以某网络用户公开的创作者分成收入明细为例,一幅图片作品,视觉中国需要支付创作者少则几块钱,多则上百元的稿酬,比AI绘画的成本高几十到上千倍。虽然视觉中国也可以将签约的作品再卖出,应用到媒体、广告、纸媒等应用场景。但当AI可以高效的出图,注重降本增效的企业自然会主动压缩内容创作的人工成本。

对人宝具的版权,对AI有用吗?

AI绘画火了,版权争议也随之而来。几个月前,一场针对AI绘画侵犯版权的集体诉讼在美国打响。据外媒报道,一些创作者在社交网络上发起了抵制AI的话题,声称AI剽窃了自己的作品。同时一些艺术家向美国加州北区地方法院提起集体诉讼,状告Stability AI、DeviantArt和Midjourney三家公司利用AI技术,侵犯自己的版权。说的更直白一点就是“吃作者的饭,砸作者的碗”。

在国内则是另一番景象,长期以来,视觉中国被一些媒体和网民视为垄断图片资源、以保护版权为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的“版权流氓”,2019年4月11日的“黑洞图片”事件使得这一不满情绪彻底爆发。据统计,自2013年以来,视觉中国及其子公司共涉诉讼上千起。此外,2017年时视觉中国开发了一套“鹰眼”维权系统,能够追踪到公司拥有图片在网络上的使用情况。据官方称,这套系统能锁定潜在用户、满足客户需求、实现精准营销、降低获客成本。但媒体和电商等行业认为,视觉中国常把能得到的图片都标注为“版权所有”,甚至将不属于自身的照片和公有领域照片宣称为自有照片,还向真正的版权所有者发律师函,引发广泛争议。

对上述种种行为,有媒体刊文质疑视觉中国长期刻意混淆版权细节,来搞定不明就里的用户,同时借此牟利,并表示“天下自媒体苦视觉中国久矣”。也有媒体人借用“韩国起源论”讽刺“宇宙都是视觉中国的”。《人民日报》微博账号以“不敢配图”的微博配图表达对视觉中国的讽刺和不满,又引发更多关注。央视网和CCTV1在2019年4月13日刊发一则题为《严惩视觉中国 切掉知识产权市场的毒瘤》的一分钟短评。

继“黑洞照片”事件被爆出之后,视觉中国更被指将我国的国旗国徽、韩国国旗(中韩的《著作权法》都规定本国国旗国徽属于“公有领域”,任何个人或团体都不具备所有权),百度、联想、香港凤凰卫视等多家知名企业的注册商标等素材当作自家版权图片,并且还明码标价的进行贩卖。视觉中国对此表示国旗国徽等是“用户自行上传”,随后删除了此类图片,并致歉了事。随后被天津网信办连夜勒令整改,此举亦波及至全行业。截止至12日,除了视觉中国官网无法访问之外,在新三板挂牌的全景网络旗下的图像交易平台“全景”亦然,画面显示全景网站对站内所有图片及供稿人社区进行全面审核;另一家主要影像平台东方IC也一度无法打开,之后恢复正常,后据东方IC解释,网页无法打开是因为把旧网站资料转移到新网站,但至于真相如何还请自行判断。

有人说地表最强法务部当属西方的迪士尼与东方的任天堂,但这两家可都是有能走进千家万户的产品的,有专业团队为自家产品保驾护航倒也无可厚非,完全不是视觉中国这种“版权流氓”能比的。此前视觉中国有一大独特优势:各路明星未经处理的原始照片,面部的瑕疵通常一览无余。因此经常有吃瓜爱好者将明星自拍照或宣传照与视觉中国的无修图片进行对比,以检验明星真实颜值。此举让视觉中国收获流量的同时也有了“明星照妖镜”的别名,但经过此番风波,不免让人觉得视觉中国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没有照妖镜去照它。

之前曾说过的,现代的AI的确越来越像人了,但终究还不是“法律主体”,它还是不能脱离人类而独生,在我国AI的行为及其法律后果最终都会追究到操控者,由该等法律主体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假如AI直接临摹了视觉中国的某张图片,导致部分绘画作品与之前一些创作者的版权作品在外观上存在一定程度的近似,视觉中国还会去打官司吗?对人的“版权流氓”对上机器人是何种表现?莫名其妙的有些期待这一景象。

老话说“强中自有强中手,恶人自有恶人磨”,仅看视觉中国这几年的所作所为,用AI来与之对抗的确值得期待,虽然这并未改变与之相关的法律法规建设依然道阻且长的事实。既然AI绘画如此高效廉价,为何还要耗费更多费用购买版权库图片?这是个关系到生存或毁灭的问题。在同一产业赛道内,新技术产业的诞生往往意味着旧有技术产业的衰亡,如马车代替步行,汽车代替马车,新能源汽车代替内燃机汽车。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0829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