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04-13 02:17

受AI发展等因素影响,插画师招聘岗位数量暴跌约70%,这仅仅是个开始?

AI之势 发布在 AIGC
1.2万

来源:“手游那点事”(ID:sykong_com),作者:泽塔

原标题:《“AI正在抢走我们的饭碗”——又一轮裁员潮要来了吗?》

在过去,自由插画师Amber Yu每画一张电子游戏海报,就能赚大约3000~7000元。游戏厂商常常邀请她制作宣传海报,然后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目的是推动玩家关注游戏,并介绍游戏的新玩法。按照她的说法,这份工作对绘画技巧的要求很高,相当耗时费力。有一回,她花了整整一周时间,才完成了一位女性身穿中国传统服饰舞狮的插画——她先用Photoshop画出草图,接着再仔细修改轮廓并添加颜色。

但自从今年2月以来,这些工作机会就消失了。Amber透露,很多游戏厂商使用AI图像生成器,在短短几秒钟内就能创作类似的插画。如今,游戏厂商只会委托她对图画进行一些细微改动,比如调整灯光和(角色)身体部位的倾斜度,报价仅为以前的十分之一。

2022年,随着DALL-E 2、Midjourney和Stable Diffusion等程序的发布,人工智能图像生成技术取得巨大突破:用户只需要使用文本提示,就能够让AI生成近乎无瑕疵的画作。过去几个月间,从腾讯等业内巨头到独立开发团队,中国游戏厂商纷纷开始使用这类软件,来设计和创作游戏角色、背景以及宣传材料。

在中国游戏行业,AI绘画崛起引发了许多美术从业者的焦虑。从传统角度来看,美术从业者在游戏制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但鉴于AI画作的质量之高,7名游戏插画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们和很多同行都不清楚自己的工作还能维持多久……有受访者甚至打趣称,他们觉得应该转行去街上卖米粉。

“AI的发展速度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供职于重庆某家美术工作室的Xu Yingying说。她所在工作室为中国的一些大型游戏开发商提供画作,而据她透露,在公司15名专门从事角色设计的插画师中,今年已经有5人被解雇。她认为,AI图像生成器变得日益普及,是导致几名前同事遭到解雇的部分原因。“过去需要十个人才能干的活儿,现在可能只要两个人就能完成。”

事实上,腾讯、网易等中国科技巨头一直在研究如何利用人工智能降低游戏研发成本。今年3月,网易的动作冒险战术竞技游戏《永劫无间》推出了一项临时功能,允许玩家使用网易自研的AI程序,为虚拟角色创建新“皮肤”。网易、米哈游曾经使用AI为游戏内角色配音,而据网易的一位发言人介绍,他们已经将基于AI的技术用于协助游戏动画的制作,并使用公司专有,或获得授权的资源对AI模型进行了训练。

“我们的目标始终是开发更好的工具,让我们充满才华的艺术设计师和插画师团队能够在游戏开发过程中,更快或者更高效地创作资产。”该发言人说。

在中国,某些插画师甚至开始考虑完全放弃绘画。“我们的谋生方式突然被摧毁了。”一名在广东的游戏美术说。自由插画师Amber指出,算法即将替代人类艺术家,这相当“卑鄙”。尽管如此,她仍然计划使用自己的画作来训练AI程序。“如果我是一位顶尖艺术家,也许有能力抵制他们,但我得吃饭。”

按照几名受访插画师的说法,雇主正在鼓励他们使用AI图像生成器,从而提升工作效率。例如,在Xu Yingying供职的重庆工作室,AI生成器会根据真人绘画的角色草图,为角色创作衣服和配饰。一位上海插画师提到,游戏设计师还会使用AI程序来画宝箱和金币。

前述广东游戏美术透露,在过去,她和同事可能需要一天时间才能画出某个场景或角色。而如今在AI的帮助下,她们每天都能完成40幅画作,供团队负责人选择。“我希望我能杀死这些程序。”这位美术还说,出于对裁员的恐惧,她的许多同事几乎每天都会长时间加班。“谁都想保住饭碗……AI让我们变得更有效率,但也更累了。”

一位在杭州的游戏行业招聘人员Leo Li表示,在过去的一年里,受经济下行、AI快速发展等诸多因素的影响,插画师的招聘岗位暴跌了大约70%。“鉴于AI工具的功能不断增强,老板们可能会觉得,他们不需要那么多员工了。”他说。

有趣的是在中国游戏行业,许多玩家一直在抵制AI插画,谴责它们是人造艺术的“数字尸体”,并批评那些未经创作者同意就从互联网上窃取美术作品的人。有玩家在接受采访时说,虽然他们并不介意AI制作的角色和皮肤,但他们不会为那些东西花太多钱。“作为消费者,我希望我购买的东西都是真人创作的。”上海算法工程师、经常玩《王者荣耀》《PUBG Mobile》等手游的Xie Jinsen说,“如果游戏厂商强调某些东西由AI制作,就会让人觉得它们格外廉价。”

据几名受访画师指出,AI图像生成器仍然缺乏人类的一些能力。例如,AI图像生成器擅长创作动漫或赛博朋克风格的画作——这也许是因为它们有能力在网上搜罗大量类似的图像——但还无法驾驭相对小众的美术风格。成都浣熊工作室的负责人Zigi Mo称,AI图像生成器可以对插画进行优化、润色,却无法拿出能够满足客户特定需求的设计方案。“至少对我们公司来说,AI还无法取代任何人类员工,它仅仅是协助我们的一种工具。”

乔治·华盛顿大学助理教授、研究AI在中国的发展的Jeffrey Ding指出,人工智能的进步可能会引发竞争,创造新的就业机会,但它也可能淘汰大量白领岗位。“现实也许是,AI将会取代很多人的工作,这些人不仅仅是艺术家,还包括律师、记者等等。”

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Xiao Di认为,游戏插画师们所感受到的焦虑,可能很快就会蔓延到其他行业。他透露,与很多独立开发者一样,以前他习惯于将插画工作外包给第三方美术工作室,但现在他开始利用AI自己创作游戏角色和背景,从而节省成本。

Xiao Di的新作《狂人游戏》将于4月发布,在这款游戏中,主角是一位在ChatGPT和AI画作风靡全球的年代,努力寻找希望的抑郁艺术家。颇为矛盾的是,《狂人游戏》里的某些角色,就是萧迪在AI图像生成器Draft的协助下制作的。

“每次技术革命都会让一些人掉队。”他说,“AI绘画仅仅是个开始……明年或者后年,编程、客服等领域或许也将受到影响。”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1343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