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1-24 17:00

2023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我们和四位科技圈CEO聊了聊

8.1万

原创:甲子光年

识于微时,莫逆于心,守于经年。

如果你在参与一场帆船比赛,前面的帆船只领先你一二十厘米,想要获得胜利的你是会跟在它后面伺机超过去,还是会选择其他方式?

过去一年,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人工智能带来热潮,但资本市场依然暗礁密布。

创业和投资如同在大海航行,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

「甲子光年」创办六年来,怀着“珍珠一粒一粒收集”的心,连接了全网100多万粉丝,结识了36000多位私域科技企业家。我们目睹了中国科技产业从“少数人的路”走向“大国重器”,参与推动了很多非共识变成共识,经历了很多趋势判断成为最佳实践,「甲子光年」始终和科技产业同频共振,为每一个里程碑事件欢欣鼓舞,也会为某些困难挑战忿忿不平。

临近年底,关于行业、关于企业、关于个人,我们想跟这些在“科技之海”航行的人聊聊,和平时对谈不同,这一次是以朋友的身份。

我们邀请了云知声创始人、CEO黄伟,达武创投创始合伙人、CEO荆涛,纷享销客创始人、CEO罗旭,神策数据创始人&CEO桑文锋(按姓名拼音首字母排序)四位老友,敞开心扉、回望今昔,聊聊他们追月赶月的故事,并推出全新的栏目——《甲子老友记》。

文章开头的问题,老友们给了我们答案。


1.虽变无惧


甲子光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你的2023年,你会选择什么?

黄伟:我觉得就是“忙”。今年我们面对着很多外部的不确定性,我相信每个企业都要在困难中找到新的发展机会,而且要把事情做成,要把团队继续推动下去。我相信对每个企业来讲,今年都是非常大的挑战。

荆涛:“máng”,但是这个“máng”是两个字,一个是茫然的“茫”,还有一个是忙碌的“忙”,先“茫”后“忙”。有一段时间确实有点茫然,今年的经济情况不如预期,也可能是我们年初抱的希望太大了,所以走到三四月份,那个时候茫然了一段时间。但是归根结底,作为我们这样的投资机构,仍然还有大量的工作要做。

现在投资机构分为两派,一派叫做“卷”的,一派叫做“躺”的,我们是“卷”的那种。经过调整之后,我们很快就又让自己忙起来了。我前天晚上才从上海回来,昨天在天津待一天,昨天深夜回到北京,今天行程排了一整天,明天、后天全部都排满,目前周六、周日也排满,几乎都是这样,在忙忙碌碌地过日子,在搞工作。但是我觉得这样至少心里边踏实,所以第二个关键字就是“忙”。

罗旭:对纷享销客来讲 2023 我觉得是“回归”。为什么这么讲?SaaS 这个行业在中国前前后后十几年,最大的问题是大家靠梦想驱动,更靠 VC 驱动。因此我们一直没有正视这个行业的商业规律、成长规律、价值规律,导致今天会有一个表象的词叫“资本退场”。资本退场之后,各个企业感到寒气凛然。

但我觉得更强烈的感觉并不是市场有多冷,而是价值回归所带来的从容和自信。这是我自身最强烈的感觉,我们的团队在今年这种价值回归的逻辑下,反而越战越勇,信心也更足。

桑文锋:我会选择用“迎难而上”。我本身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人,虽然很难,但还是要继续往上走。

甲子光年:你所在的行业,今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这个变化是机遇还是挑战?

黄伟:最大的变化是今天大家所关注的大模型。大模型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机遇,当然也带来了困难。机遇在于我们看到了新的能力,也看到了新的机会和空间。但坦率地说,这些机会目前还没有真正地按照我们所预期的那样去商业化的落地。

困难是什么?就是它的技术门槛、技术挑战以及成本。我相信对每一个团队的负责人来讲,它都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困难的抉择。这么高的投入,要不要做?投入之后的产出在哪里?这笔子弹打完之后,下一笔子弹在哪里?这就是我们都看到的机会,也都在面临的困难和挑战。

云知声创始人、CEO 黄伟

荆涛:如果用一个关键字来形容的话,我认为是“滑坡”,跟往年相比确实是差了很多。

但我认为其实是机遇更大。为什么这么说?当整个市场低迷的时候,对于投资机构来说,正是出手抄底的时间。而且对于像我们这样民间的、野生的投资机构来说,正好利用这段时间加强内功,可以让我们走上更专业化的道路,可以更规范地运营。

罗旭:最大的变化是外部环境驱动了内部认知的改变。外部有两大环境,一是市场环境,此前来自疫情的巨大冲击,给全球经济带来的巨大压力。另一个因素是资本因素,不管是美元基金还是人民币基金,我们能清晰地看到资本对整个企业服务行业的态度正在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目前,全行业中的大部分公司,都还处于需要资本加持的阶段。资本退潮,让很多企业处在流血的状态。环境的变化迫使也好、主动也好,让我们的创业者必须要向内看。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我们在流血?我获得的每一分收入是健康获得的,还是流血获得的?我是否真正遵循了这个行业的商业规律,能够持续健康发展?我相信环境的变化能激起大家去对这些问题的重新思考,然后去寻求解决方案。

桑文锋:我觉得主要还是大的环境,经济没有像几年之前那么高速增长,资本也没有那么热了,所以导致了一个问题,许多企业在围绕数字化这一块上的投入,步子变小了,我们开拓客户的挑战就比较大。

在我来看,它也有好的地方,市场的竞争没有之前那么激烈了。在这个情况下,我们神策只要努力去做,有可能会占领更大的市场份额。等到市场再进一步热起来的时候,我们肯定会有一个更好的增长。

吴军老师有本书叫《浪潮之巅》,浪潮本身是有高有低,这个确实不是我们能控制的,但是我们要选择我们所处的相对位置。在这个细分赛道,神策一直在讲,要在我们这个细分市场里面做第一名。无论外部的浪潮怎样变化,我们这一点坚持没有变化。

神策数据创始人 & CEO 桑文锋


2.初心不改


甲子光年:如果给你一次重新选择赛道的机会,你还会做出现在的选择吗?

黄伟:毫无疑问,我还是会选择今天我们所在的大赛道,就是人工智能。但在AI发展的不同阶段里,会有不同的产出物,而每个团队也有不同的基因和所擅长的能力。如果在12年、13年创业,我相信任何一个AI团队都必须具备算法的能力。在15年、16 年,为了让AI算法落地,我们可能要具备一些芯片设计和使用的能力。在今天,我们要具备大模型的能力。我并不觉得这些之间是互相排斥、或者矛盾的,这些都属于人工智能的范畴,这也是我们在人工智能的发展阶段中,必须具备和掌握的能力,就像今天的OpenAI同样也要研发自己的芯片一样。

荆涛:其实我更愿意把自己看作是一个创业者,无论是早年我在腾讯,还是后来自己创业,包括现在我在达武创投,我也认为我们是在创业。做投资人这件事,本身肯定是快乐的、是刺激的、是幸福的,但是也是非常难受的。

在多数的时间,你需要隐忍、需要等待,就像有一万只蚂蚁在你心里不停地挠、不停地咬、不停地爬,你总是在这种煎熬当中。尤其在一些项目中,你要去尽调它,去不断地观察它、分析它。在这个过程当中,心里其实是很不好受的。它会影响到你的心理状态,甚至身体也会受影响。我原来很胖,有190多斤,现在不到140斤了,都已经减了差不多50斤。做投资是会减肥的。

如何化解这种压力?我觉得首先要有一个思想认知,人生哪能多如意,万事只求半称心。不要把自己的欲望放得太大,要认识客观规律。坦白讲,最释放压力的方式,是投出好的项目,那种幸福快乐无可比拟。

达武创投创始合伙人、CEO 荆涛

罗旭:我会,但是在很多具体做法上我会校正。人类可能正处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浪潮的起点,第一次是内燃机的出现,第二次是交流电的普及,第三次是计算机的出现,这次是人工智能加机器人。在这个历史的关头,没有任何的理由去怀疑,在一个智能化的时代,智能化软件的价值和作用一定会成长出提供智能化软件服务的好公司,对此我没有任何怀疑的理由。所以,我觉得如果再做选择,毫无疑问我还是会选择这里,但可能很多的做法就不太一样。

首先我可能更会提醒自己,要遵循行业的成长周期,符合阶段发展的规律。第二点,要更加强调企业的定位和自己的价值主张。第三,要着重关注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和现代治理能力,真正变成一个以管理见长,去驱动 PLG 或者SLG,最终给客户创造价值的公司。

桑文锋:我肯定会,因为我在创业之前一直做的就是大数据相关的方向,我的优势积累在这里。人还是要做自己感兴趣并且擅长的事情,我觉得这就是我感兴趣并且擅长的事情。企业能做多大,我们可能没办法选择,但是我可以选择一个我最喜欢干的事情。

10年前我有一个想法,就是“you are the data”。我觉得数据是一个接近本质的东西,每一个人都能用数据去表达出来,我们所在的物理世界都能用数据去描绘出来。我们讲数字孪生、讲大模型、讲AI,它们的核心都是数据的处理。

数据驱动,我认为它是一个科学的做事方法。并且这个方法也是在不断迭代的,从早期我们讲的归纳、演绎,到后面的CRM,再到数据驱动。我们神策在做的,就是帮助企业实现数据驱动这件事。它就是在用科学的方法做事情,从根本上来说也是一个正确的事情。所以我对它非常喜欢,也非常有信心。


3.追风赶月


甲子光年:你觉得自己是一个“追风赶月”的人吗?

黄伟:我觉得既是也不是。2017年我在青岛参加帆船课程,教练说过一句话使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两条帆船基本同时出发,我们只落后前面那条船一二十厘米左右,但教练让我们在旁边绕一大圈。我说,明明我们只落后他们十厘米,努把力是不是就超过去了?教练说,你在一艘船的后面,是永远不可能超过它的,因为它已经把所有的风全都挡住了。你必须要从旁边绕一大圈儿,才有可能超过它。

所以我相信,每一个创业者都不能只在他人身后追赶,而是要争取做一个“引领者”。这里讲的是“不是”,那么什么叫“是”呢?

我的社交并不多,但偶尔会参加一些朋友之间小范围的聚会。聚会目的是什么呢?不是为了吃饭、喝酒,而是为了进行一些“营养”的积蓄,得到一些正能量的鼓励。当我看到别人应对困难时的勇气,自己也获得了很多信心。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觉得我们确实是在追风赶月。但“风”和“月”并不是在赛道里其他人所做的事情,而是别人的勇气,这才是值得我们去追的。

荆涛:我早年是做互联网出身的,也比较能够接受新鲜事物。现在作为投资人,对于创新有着天然的追求,所以本质上我是一个追风赶月的人。但是因为我做投资,这又要求我必须踏下心来,追求稳健、稳定,要认真、细致、安全。

所以我现在是一个相对矛盾的人,对于新鲜事物,比如说短视频直播,我在投资人里面是比较早就开始做尝试的。但是在具体的项目上,尤其是比较重大的投资上面,我和我的团队都是非常谨慎的。

罗旭:我老家在贵州,很小的时候,从我家走到学校,大概要走10里路。所以每天放学之后,就背着书包慢慢走。那时没有路灯,在月光下走回家,看到满天的星空,真的就是追风赶月。这种环境也造就了我从小到大都是比较理想主义的性格。

我觉得纷享销客是非常幸运的,我们聚焦了一群有理想主义情怀,但又有现实主义的落地能力的团队。我们的团队成员真的非常辛苦,经常晚上、周末都在开会,是星夜兼程地往前跑。但我们不仅仅是为了活着,为了活下去。我们心中还是有一团火,有一个念想,我们相信一个时代会成就一个时代的企业。我们具备这样非常好的机会,也开了一个不错的局,所以更要把握和珍惜,争取去实现和超越。

纷享销客创始人、CEO 罗旭

桑文锋:我显然是的,既要仰望星空,又要脚踏实地。我其实就是这个性格,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人。如果我没有新的理想,没有新的梦想,那样的生活我觉得是很没劲的。但另一方面,我们还是要接纳事实,接纳客观现状。

神策数据有一套工作方法论,叫“尊重事实、开放心态、认知升级、知行合一”。我觉得这是一种不断的升级、迭代的态度。我们既要不断地去给自己树立新的梦想,树立新的目标,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把它做实,要落地下来。


4.结缘甲子


甲子光年:你最开始是怎么知道甲子光年的?

黄伟:我跟甲子非常有渊源,我认识一甲的时候,甲子光年还没有成立。我是在一个七、八年前的活动上认识的一甲,她是活动的主持人,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具有挑战性的问题。一甲给我的印象就是非常聪明、非常犀利、非常努力,还有很强的学习能力。我当时就觉得,她同时具备这四个要素,如果能像我们前面所说的那样,一路追风赶月下去,我相信她一定有机会在行业里做出一些有影响力的事情。

过去的这么多年里,我看到甲子光年发布了非常多的有影响力的文章,基本上80%的文章我都从头看到尾。我认为甲子光年是中国到目前为止行业里最具影响力的几家科技智库之一。

第二点,我们和甲子可以说是相逢于微时,那个时候云知声也是一家偏早期的公司。我们并没有因为当时的企业规模很小,就觉得对方不行。恰恰我们从每个人的目光后面,从每个人的言语后面,看到了创始人的勇气、信心、决心和能力。在过去的几年里面,我跟一甲也保持着一定频率的互动。我自己本人也经历过一些至暗时刻,一甲也不会避讳,会给我一些鼓励跟安慰。我们是在困难中互相支持、互相鼓励,一起前行直到今天的。

荆涛:事情要回到2017年,当时我还在一个国家级的基金工作,举办了一个内部的交流会。当天来了一位很漂亮的女士——张一甲,也就是甲小姐。她的发言干净、利落、脆,条理清楚,而且完全脱稿。当时应该有很多人都对她产生了兴趣,我也是其中之一。 之后不久她就开始创业,做甲子光年。很幸运,我们达武在第一轮融资的时候就进来了。

罗旭:我注意到甲子光年是从内容开始的。我是做媒体出身的,一个好报道和一个水平一般的报道,做过媒体的人一读就能感觉到。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对甲子光年的印象是做内容的态度很专业。

后来甲子的作者来接触我们,我觉得他们虽然很年轻,但是真的很有操守和理想,他们希望把一件事情理解透、记录好、传播到位。

再后来甲子光年自己做甲子引力大会、甲子智库,这是非常好的,我觉得是先进的玩法,做影响力、公信力、品牌,再把品牌公信力、影响力去变现,在变现过程中对行业有客观的、正向的贡献,这就是一件美好而有意义的事情。

桑文锋:在一甲创业之前,我们就通过一些合作认识了,认识之后发现我们之前还是百度的老同事,只是在不同的部门,进一步了解之后发现我们还是老乡,关系还是挺近的。所以后面一直都保持一个非常好的关系。

甲子光年:在你心目中,甲子光年意味着什么?你对甲子光年,有什么期待?

黄伟:一方面我非常希望甲子能够保持下去。甲子的调性是我非常喜欢的,它始终用一种非常冷静,但又非常专业的目光,看待中国科技行业的变化和进展,这是每个人都希望看到的。中国需要有这样的声音和视角,我觉得这是应该保持的。

但我也觉得,甲子可以做的更大。我们能不能做到在保持专业性、独立性、我们的调性的同时,在别的方面有一些更新的尝试,在其他方面有更多的推广。

荆涛:甲子光年最厉害的事,就是这么多年来给创业者、科技产业的从业者、工作者们做灯塔。为什么甲子光年能有那么多有影响力的文章,甲子引力大会能到场上千人?因为人们需要灯塔,需要有人给他们指引方向。甲子每年发布的若干个行业趋势,对科技产业的从业人员来说,是非常有价值、有意义的。

在我心中甲子光年是一个星际宝贝,来自于外太空,刚好路过地球。它在地球上停留几十年,给地球上的人们指引方向。这个说法听起来挺浪漫的。我对甲子光年的期待,就是希望甲子在地球上旅游的时间能更长一些,能够帮助更多的人,照亮更多的产业线。

罗旭:我觉得甲子光年对我来说意味着一种希望。因为我自己确实在媒体行业呆了很多年,我真心希望这些年轻的、做内容资讯的人,能在垂直领域做出深度、态度、温度。

任何一个行业发展的背后,都有很多优秀的力量,比如理性、勇敢、有智慧的投资人,还有具有公信力、影响力、有情怀的内容生产者。他们都是行业离不开的良好生态。我们也希望自己身后站着这样的人,当我们在前面跑的时候,能感觉到背后有助推力。

桑文锋:在我心目中,甲子光年代表了整个科技圈的一股向上的力量,它本身就是追风赶月的,一直在与最先进的生产力站在一起,非常有科技范儿,甚至非常有科学范儿。甲子光年在做的事情,不只围绕着技术,许多时候也围绕着前沿的科学研究做一些报道,我觉得这是非常棒的。

过去这六年,甲子为科技圈带来了很好的影响,在未来的六年,甲子还可以放大自己的影响,更进一步。它代表着正向的、积极的、科技至上的视角,这些都可以影响更多的人。


写在最后


每一位老友的支持,对于甲子光年来说都弥足珍贵;每一个追风赶月的人,都值得被歌颂。

《甲子老友记:致每一个追风赶月的你》纪录短片将于近期在「甲子光年」微信视频号及相关视频平台发布,这部纪录短片和几位老友也将出现在2023甲子引力年终盛典上。

甲子引力年终盛典是「甲子光年」一年一度最重磅的一场高质量大会,旨在围绕科技与产业融合的各议题,发布最具前瞻性和反思性的主题报告,以及开展关于趋势和标准的大讨论。今年甲子引力年终盛典以“致追风赶月的你”为主题,将于2023年11月30日-12月1日在北京JW万豪酒店举办。

尽管科技产业化、产业科技化山高路远,但我们希望邀请每一位支持「甲子光年」朋友来到2023甲子引力年终盛典现场,听大咖论道,和我们一起追风赶月。

2023甲子引力年终盛典报名方式:https://www.huodongxing.com/event/1722414079300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3942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