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2-11 17:50

Altman 回归 OpenAI,Ilya Sutskever 处境尴尬!

新火种 发布在 AI
2.8万

作者:小岩

编辑:彩云

众所周知,在历经多次反转之后,OpenAI的宫斗大戏最终落下帷幕。从结果上来看,Sam Altman是绝对的胜利者,虽然在一开始迫于压力,被迫辞职,但最终完胜,上演了一出“熹贵妃回宫”的戏码。

Altman依旧稳居CEO的位置,但OpenAI的另外一位高管——Ilya Sutskever的日子显然不太好过。大家既好奇也担心,Ilya Sutskever——这位OpenAI的首席科学家,AI领域的顶尖创造者,未来将何去何从?


Altman回归!Llya不得不面临尴尬境地...


11月30日,OpenAI宣布Sam Altman回归担任CEO。Mira Murati担任首席技术官,Greg Brockman担任总裁,微软也将在董事会中获得一席观察员之地。不过,OpenAI的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Ilya Sutskever,则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究其原因,很多人认为,这是由于OpenAI的此次“政变”,正是由Ilya主导的,也是他曾尝试将Altman推下王椅。

让我们先来回顾下事情的大致经过。

从2023年11月下旬开始,OpenAI便开始了步步惊心的内斗环节。

第1天,Ilya率先发难,解除了Sam Altman的职务,同时将Greg Brockman做降级处理。

第2天,OpenAI的最大金主微软要求Ilya改变决定,否则将直接淘汰掉以Ilya为主导的董事会。

第3天,Sam Altman准备回归OpenAI,与Ilya展开谈判。

第4天,Ilya开启反击,聘请Emmett Shear接任CEO,微软称Sam 和 Greg 将加入自家公司。

第5天,谁料OpenAI员签署的联名信产生巨大影响力,持续发酵,Ilya道歉。

最终,双方在拉锯到第13天的时候,OpenAI宣布,Sam Altman再任CEO,同时组建新的董事会。

事情到此,基本尘埃落定。但对于Ilya而言,事情似乎并没有完全结束,因为他在OpenAI中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甚至未来是要走还是要留,在如今看来,都是一个未知数。

有消息表示,Ilya目前正处于一种“迷茫”的状态,正在OpenAI变得“隐形”。据悉,自Sam ALtman回归以来,Ilya就没有出现在OpenAI旧金山的办公室内。很多人猜测Ilya会离开董事会,甚至离开OpenAI,从此不再过问与GPT有关的事宜。


Ilya Sutskever ——细扒“OpenAI之父”的成长史...


事实上,一直以来,Ilya都是十分低调的。甚至在OpenAI此次变天之前,业内的很多人只知道高调张扬的Sam Altman,鲜有人知道其背后低调实干的Ilya Sutskever。

有人说他是和AI对视最久的人类;有人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理想主义者。

1986年,Ilya Sutskever出生在苏联时期的俄罗斯,一直到5岁,全家搬去了以色列耶路撒冷,他在以色列成长到大学时期,随后前往加拿大的多伦多大学学习电脑科学。之后,继续在多伦多大学进修研究生,而他的导师,正是“深度学习之父”Geoffrey Hinton。

2012年,Hinton带领Ilya Sutskever,还有另外一名学生Alex Krizhevsky发表了深度卷积神经网络AlexNet论文,之后在ImageNet 图像识别竞赛上取得了轰动性成绩。然后Hinton带着Alex和Ilya创立了公司DNNResearch,一时之间被各个科技大厂竞价疯抢,最后他们选择了谷歌。

在谷歌度过将近3年时间之后,2015年,Ilya被马斯克和Greg Brockman拉去跟Sam Altman及一众大佬们一起,创立了OpenAI。从OpenAI成立的第一天开始,Ilya Sutskever就是其中的技术灵魂人物。

尽管OpenAI是集齐了一众大佬的顶配,但大家各自擅长和研究的领域有所不同,所以最初并没有什么明确的方向,有点像无头苍蝇一样各种尝试。

2017年,谷歌发表的Transformer架构论文Attention is all you need引发业内关注。OpenAI受此影响,集中火力走大模型方向,Ilya Sutskever支持了这个方向的发展,并主导了GPT-1,GPT-2,GPT-3,GPT-4以及生成式画图DALLE系列模型的研发。

值得一提的是,在研究GPT-5的时候,Ilya启动了“叛变”,将AI安全问题上升到舆论中心。

2020年底,OpenAI的前核心员工Dario Amodei带着10名心腹离开OpenAI (包括他自己的亲妹妹Daniela Amodei)。他创办了如今OpenAI最大的竞争对手Anthropic,而Dario出走的最根本原因就是安全问题。

Ilya Sutskever没有跟着Dario Amodei离开,而是留下来继续研发了GPT3.5,ChatGPT,Dall-E系列,以及之后的GPT-4和如今的GPT-5。

而这一次,Ilya站到了前台,加入了董事会对Sam Altman的罢免,其实也是在对AI的安全问题进行反击。


创造“超级对齐”,从而制衡AI。


最近几个月,Ilya开始频繁对媒体表示,对AI安全表示担心。与Dario Amodei对AI安全的解法不一样,Ilya的解法叫做“超级对齐”——Superalignment。所谓“AI对齐”,就是要求AI系统的目标要和人类的价值观与利益相对齐。今年7月,OpenAI 正式宣布成立一个新的研究团队“超级对齐”Superalignment团队,由Ilya和研究员Jan Leike共同领导,计划未来4年投入20 %算力,用AI监督AI的方式,解决超智能AI对齐问题。

Ilya曾经接受过《麻省理工科技》的采访,当记者让他谈谈AI的风险和回报时,他的眼睛亮了起来。Ilya表示,“AI将万世不朽,震撼整个世界。它的诞生如同开天辟地”。

从某种程度上说,Ilya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资格下此论断的人。因为他比大部分人都了解大模型的进化速度,也知道GPT-5的进展状况。

就在去年11月,Sam Altman高调举办了GPT4-turbo以及GPTs的发布会,大量用户加入到OpenAI中,服务器一度崩溃。在Ilya看来,如果再不阻止Sam的激进行为,后果不堪设想。这就是Ilya急着要将Sam逐出OpenAI的原因,只是它所用的“逼宫”方式有些极端。

最终,Sam Altman反败为胜,整个硅谷都在为此欢呼,而Ilya却成为了那个挨骂最多的人。

但我们不能只用“成王败寇”的理论来看待这个事情。

就技术和理论层面而言,相对Sam,Ilya似乎更值得信赖,而Ilya本身的人品也无可指摘。

从2002年17岁的他跟随人工智能导师Hinton研究神经网络,2012年AlexNe以4400万美金的拍卖给谷歌后,老师Hinton希望三人平分奖金,Ilya则坚持老师要拿到更多报酬;到2015年,Ilya从谷歌跳槽到OpenAI的待遇是年薪190万美元,谷歌愿意为其加薪到500万美元,但Ilya不为所动,只坚持创立一个技术不被垄断的平台,我们都可以看出,Ilya有自己的坚持和理想。他物欲很低,过着清教徒一般的生活,节俭而干净。我们有理由相信,他的生存完全不是因为金钱所驱动,而是有着更清澈的目标。

也正因此,我们更应该保护Ilya,保护他发声的权利。或许,多年之后,当我们回头再看,会发现,Ilya的角色是相当于《三体》中的执剑人罗辑的存在。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076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