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12-21 13:27

这个60后创始人做出的“照骗”神器,1.2亿Z世代都在用

1.5万

原文来源:创业邦

作者丨李霜霜

编辑丨海腰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随着OpenAI的Dall-E2推出,AI图像生成再次流行起来,视频和图像平台如TikTok、Lightricks、Canva都加入了AIGC的艺术风格组建。月活创作者过亿的PicsArt也不例外,它从2019年便开始了AI布局。

PicsArt成立于2011年,是一款图像编辑软件公司,因功能套件齐全、风格多样吸引了大批量“Z时代”用户,2020年9月全球下载次数超10亿次。其创始人兼CEO是一位“60后”Hovhannes Avoyan,哈佛商学院毕业,从1996年开始创业,包括软件开发和集成服务,15年开了5家公司均被Lycos、Bertelsmann、GFI、Teamviewer和 Helpsystems等跨国公司收购。

截至目前,PicsArt共获得5轮融资,最新一轮C轮1.3亿美元融资发生在2021年8月,投资方包含红杉、DCM、Softbank Vision Fund、Tribe Capital、Graph Ventures、G Squared和Siguler Guff & Company。

红杉参与了其3轮投资,此前轮次也包含Insight Partners等资方。C轮融资后,PicsArt估值约为15亿美元,进入独角兽行列。

2022年12月底,PicsArt的AI工具AI Avatar推出AI自拍生成器,基于Stable Diffusion能将用户照片变成数字艺术照。PicsArt称,它是第一个支持此功能的主要人工智能照片编辑平台。今年11月,PicsArt推出Picsart Ignite,集成了20多种AI图像、视频编辑工具,并向Web、安卓和iOS端上所有用户开放。


契合Z世代


Hovhannes对PicsArt的定位很清晰,要做成“移动版Adobe”,它瞄准Z世代消费人群的需求,追赶着一波又一波时代浪潮。

2011年,4G网络开启智能手机时代,更大屏幕、更多影音娱乐程序集成至手机中。这一年,亚美尼亚人Hovhannes Avoyan、Artavazd Mehrabyan和Mikayel Vardanyan共同创立照片编辑软件PicsArt。

第一个5年,PicsArt适应了Z世代喜爱标识,展示个性的特点。滤镜、贴纸、Gif库存大是其特点,让用户进行创作,而不是切换风格。

由于当时的亚美尼亚使用iPhone的人数不多,他们最开始在Android端推广该应用。选择从Android端开路,也让PicsArt成功避开了当时的强力竞争对手Snapseed,2013年发布iOS版时,其月活跃用户已达到2500万人。

此时,PicsArt百余个照片滤镜和照片处理效果使它在多款图像处理软件中脱颖而出,功能数量超过了社交摄影巨头Instagram,在2014年推出Windows版后的一年时间内月活用户翻了一倍,达到6000万人。

2015年初,PicsArt完成了第一笔融资,来自红杉的1000万美元融资。它利用这笔资金将总部搬到了迈阿密,开启了它的第二个5年。

2016年,社交媒体和即时通讯大热,PicsArt在也开始建起了社交互动。据报道,在PicsArt看来,图片编辑是社交媒体下诞生的“必需消费品”。

这个时期,PicsArt不与社交软件抢用户,而是致力于让移动端工具化。很快,PicsArt又获得Siguler Guff和等机构的2000万美元以扩大在亚洲的用户群,月活用户增至7500万。

2017年2月,PicsArt推出Remix Chat消息系统,用户在里面可以互相或分组共享图像、共同编辑,并在次月结合其推出用户创建和分享贴纸的功能。

图片可供分享后,平台内“流行音乐、明星、漫画”等细分标签契合了Z世代的亚文化和粉丝文化,驱动了年轻群体的强社群传播。“粉丝群体是我们的重要用户,年轻用户非常喜欢偶像”,PicsArt时任COO Tammy Nam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PicsArt办公室内也摆放着众多粉丝为偶像制作的应援图片。这一点同样吸引中国用户,二次元视频流平台B站中推荐PicsArt的教学视频几乎都来自“饭圈美工”(追星一族的美工),有趣的是,没有做任何付费推广,PicsArt在中国增长了1500万用户。

借助名人效应,PicsArt再次迎来用户激增。同年7月,俄罗斯超模Natalia Vodianova与PicsArt合作,帮助推动其照片社区内的社会参与和活动。同时,PicsArt与主要消费品牌和明星签署了合作协议。

据悉,Taylor Swift,Maroon 5,Will Smith等明星和迪士尼、Facebook、FOX等公司都曾帮其推广。2017年10月,PicsArt的月活数量首次超过1亿人。

2018年的夏天,抖音类短视频流突然爆火,人们偏爱15s内的视频体验。PicsArt发现这一潮流后,收购亚美尼亚创意视频公司D’efekt(EFEKT)进军短视频领域,在2019年推出完善的视频编辑功能。次年7月,PicsArt称,其应用程序下载量超过10亿次。


“卷”出20种AI工具


高速增长后的PicsArt来到第三个五年,AI浪潮席卷而来。早在2019年,PicsArt就在为人工智能未雨绸缪。次年,莫斯科和埃里温(亚美尼亚首都)都分布了它的AI实验室 Picsart AI Research (PAIR),研究AI在图片编辑和社区管理上的深度应用。在2021年12月,PicsArt以七位数的价格收购亚美尼亚研发公司DeepCraft以帮助视频推广,据TechCrunch,PicsArt曾表示,DeepCraft的AI技术人才及其在计算机视觉和机器学习方面的突破将增强PicsArt自身的AI技术。

PicsArt继续专注研发,联合8个合作伙伴 Photobook、TPS Engage等推出Picsart for Developers,Picsart通过其新的API新产品让各种规模的企业都可以使用其技术。

把有用的工具全部打包到一个应用程序里,是PicsArt的风格,也是它的卖点之一。

而此时,另一个喜欢“全部打包”的Canva异军突起,2022年10月将进度条快进到月活用户超1亿,将Adobe甩在身后,其办公场景的拓宽挑战了微软和谷歌,摇身一变成为估值超400亿美元的独角兽。

Canva的高调也给同领域软件按下了开发创新加速键,应用们全部“卷”了起来。

PicsArt在2022年进行了4次AI工具的重大更新,加入了AI艺术字、AI Enhance(图像质量修复增强)、AI Writer(自动生成文案)、AI Avatar(AI真人照片转数字风格)

据用户反馈,PicsArt前2次更新并未真正发挥AI效果。直到去年11月的AI Writer和其2023年1月发布的Sketch AI允许用户绘制草图+文字描述想要的风格,用AI生成图像,才更为体现AIGC。

今年11月,PisArt开始了大整合。推出PicsArt Ignite的AI套件,可使用上述20种AI工具功能。其AI设计工具可分为AI生成、图像优化、效果增强3个类别。它集成了AI生成图像、视频、GIF、人脸、文本、营销文案/标题、LOGO、贴纸等功能,能够做到一键抠图、艺术增强、人像发型替换、背景替换的优化P图,也能添加图片/视频滤镜、风格迁移、改变艺术字样式、图像拓展等效果。

官网数据显示,目前用户每月进行创意编辑的数量为10亿次,生成AI图像100万张,有20余种AI生成式工具,可编辑的照片模板有3亿个。


订阅收入破亿美元


PicsArt的月活用户从2019年的1.3亿,到2023年底的1.5亿,增速放缓,与数百个小程序、Canva等初创公司不断涌现与分流有关。据Sensor Tower统计,PicsArt是2020年1月APP Store收入排名第五的软件。

用户增长红利减少后,PicsArt怎样继续挣钱?它的盈利来源有2个,广告投放和付费订阅。

运营初期,供用户免费使用的PicsArt主要靠广告挣钱,充满广告的界面影响了用户体验。现在的PicsArt依靠免费增值模式,它涨价了,但广告变少了。

PicsArt在2018年从免费转到PicsArt Gold付费计划。用户通过订阅可以享受高级编辑工具和附加福利,起步价每月4.66美元,另外专门为团队组织提供了Teams的付费方案。

在扩容AI工具后,PicsArt开始新玩法,利用其工具组件庞大的库来收费。PicsArt for business的商业订阅计划分为每月15美元(1000积分)到定制定价四个档次,通过不同工具对应不同的积分消耗。

值得一提的是,与Canva有类似的契机,疫情也让PicsArt迎来了数以万计的独立企业客户增长,商户们转战线上,用PicsArt生成产品图投放市场。

据《福布斯》报道,2021年前7月,PicsArt的收入突破1亿美元。8月,其宣布获得由软银 Vision Fund领投的1.3亿美元融资,在运营的第10年跻身独角兽行列。

据KonaeQuity数据,PicsArt的当前年收入为1.58亿美元,员工数量1035名,弱点是收入增长差异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营收稳定性差。Hovhannes Avoyan解释,从免费模式转为订阅模式后,90%以上的用户仍使用免费版本,“我们关注更多用户愿意购买的价值服务,将免费用户转为高级用户。”


“60后”的软件吸引1.2亿Z世代


跟大多数创业故事的转折点不一样,没有辍学,没有灵光乍现,也没有高人指点。PicsArt的创始人Hovhannes Avoyan在1965年出生于前苏联时期的亚美尼亚(约2.9万平方公里,《圣经》中记载的诺亚方舟停靠之国)的医学家庭,他进入商界的转折点是苏联解体。

20世纪80年代,Hovhannes进入亚美尼亚国立工程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正好遇上第一代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的研究时期。

在那时的亚美尼亚,研究学术和进入国企是最好的追求。Hovhannes继续进修,进入博士阶段。1991年的冬天,苏联解体,国内稳定的气氛打破。

Hovhannes在How I Grew This的播客中回忆,“苏联解体之前,我们历经了生命中的多次危机,战争、封锁、停电的寒冬,也许这是在训练我成为企业家的抗压性。”1996年,30岁的Hovhannes完成了博士学位,开始了创业之路。

Hovhannes Avoyan向FDI Intelligence表示:“亚美尼亚没有石油,没有出海口,唯一的高利润途径是高科技行业。”

在创立PicsArt前,Hovhannes创立或所在的科技公司历经3次收购。

2000年,Hovhannes将他的第一家公司CEDIT以几百万美元卖给了Brience,随即担任Brience Armenia的副总。很快,第二次收购在2002年发生,Brience Armenia被Loycos收购,接下来3年,Hovhannes担任了Loycos Bertelsmann的总经理,同时他也成为了亚美尼亚IT协会主席。

这期间,他去哈佛商学院读了贝塔斯曼高管计划,同时还在旧金山州立大学担任客座教授。身处早期最大的网络搜索引擎Loycos,Hovhannes感受到信息浪潮的机遇,开启连续创业。2005年底,他跳槽创立了软件研发公司和孵化器Sourcio(2016年被HelpSystems收购),2007年创立了网络监控服务公司Monitis。10月后,Monitis用户数量增长,Hovhannes将它以400万美元卖给了TeamViewer/GFI Software。

2011年1月,Hovhannes又创立了PicsArt。这一次创业源于他的女儿Zara在一次社交媒体上发布的一幅画遭受批评,女儿的沮丧让他回想起之前被艺术学院拒绝的处境。于是,Hovhannes决心开发一个应用程序来帮助女儿改善图片,延续她的创作热情。

据Hovhannes透露,他所在团队在每个季度有进行300个AB实验的习惯,“如果经测试有效,我们便会保留它。”

发现了PicsArt有潜在商机后,他聘请了之前在亚美利亚美国大学教书时的学生Artavazd Mehrabyan和Mikayel Vardanyan将PicsArt转换为业务。

这个“60后”打造的公司能引起“Z世代”用户的共鸣。目前PicsArt的创意社区有1.5亿创作者,将近80%(1.2亿)的用户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

他利用业界与学术界的关系,于2015年在亚美尼亚启动了机器学习和数据科学教育项目,每年会招聘200名计算机科学专业的实习生,目前已有400多名学生完成了该项目,其中50人被选入PicsArt工作。2022 年2月,PicsArt收购了学习平台Code Republic,将其纳入其教育部门Picsart Academy以进一步扩大教育服务。“这是最具成本的招聘方式”,现在PicsArt也还在运行这个模式。

2021年,Hovhannes将C轮1.5亿美元投入到招聘更多的工程人才中去,让他们开发人工智能功能,这是为了跟上同功能产品如Canva初创企业、Adobe的市场步伐。“在IT行业,人才缺失是主要障碍,不稳定性也导致亚美尼亚企业获得投资变得艰难。”

到了2022年,90年代的人工智能研究者Hovhannes正式将AI放入了PicsArt,鼓励培养数字原生一代的创作热情。在他看来,AI会增强创造力而不是取代创造力,了解Python、C++或Java将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但知道如何解决问题,应用什么样的设计模式将会更加重要。

Hovhannes将AI看做一项变革性技术,每个公司,每个艺术创作者,甚至每个人都要重新思考如何应对与应用AI。他仍会继续从亚美尼亚人才库和新生一代中汲取动力。“他们有精明劲儿,总是挑战现状,创业其实就是要改变所有的规则。”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165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