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03 10:23

福布斯Top50,仅1年估值高达50亿,这家AI法律公司令人震惊

作者:小岩

编辑:彩云

来源:新火种

2023年3月,OpeAI以雷霆之势推出了ChatGPT,为AI产业带来了颠覆性的进展,让所有人为之震惊。其中有一项对于ChatGPT的测试还引起了了不小的轰动,当时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大学芝加哥肯特法学院称,GPT-4通过了美国律师资格考试,更令人感到意外的是,GPT-4的成绩堪称优异,可以超过90%的考生。

一时之间,很多法律从业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他们担心,发展如此迅猛的AI模型是否会抢走自己的工作。事实也的确如此。AI的进化能力本就十分迅速,而资本的快速入局,更加速了AI的进化和崛起。

法律AI初创公司 Harvey获8000万美元B轮融资,资本对此青睐有加。

2023年末,法律人工智能初创公司Harvey宣布,已经与近期获得了8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估值达7.15亿美元,由凯鹏华盈,以及红杉资本OpenAI 初创基金等投资。

据悉,Harvey是基于OpenAI 的GPT-4 系列模型,结合专有法律数据进行预训练和微调,为律师提供了深度定制的ChatGPT助手。此外,Harvey 的产品广泛应用于法律服务机构,律师事务所和咨询公司,是当下圈内的“当红炸子鸡”。

Harvey 成立于 2022 年 1 月,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虽然成立时间短暂,资历尚浅,但却受到了业内的广泛好评。它不仅可以完成包括起草法律文件,辅助法律研究,法律合同审核以及解释法律术语在内的专业工作,还可以根据数据生成相关建议。

所以,当面对各种繁琐的工作时,律师可以通过Harvey更快地解决问题,同时为客户提供更有性价比的解决方案,其自身也能够从繁琐的工作中抽离出来,把时间和精力放在维护客户关系等机器所无法替代的领域。简单来说,Harvey相当于为律师提供了一个效率更高的助手或者实习生。

事实上,Harvey 和OpenAI 的渊源颇深,它不仅是OpenAI所支持的第4个项目,更获得了OpenAI的大量投资,在种子轮和A轮融资阶段,OpenAI对其连续参投2600万美元。而OpenAI的创始人Sam Altman也曾在访谈在提及,十分期待GPT-4在法律场景中的应用。


资本纷纷下场参与投资,究竟看上了Harvey什么?


那么问题来了,在经济形势整体下行,大家投资策略趋于谨慎和保守的当下,Harvey为什么能让各大资本主动下场投资?

资本最先看重的,当然是Harvey赚钱的能力。

根据专业人士提供的数据,Harvey 的ARR(年度经常性收入) 已经从2023年4月的100万-200 万美元,跃升至2023年12月的1000万美元。结合最新一轮融资的7亿美金估值来看,Harvey的ARR估值倍数约为70。横向比较来看,OpenAI的新一轮估值达到860亿美元,估值倍数为66倍,说明资本对Harvey的期望值很高。

此外,Harvey还具有“创造客源”的先天优势。目前使用Harvey的顾客数量在显著增多,其中不乏知名机构和大型企业。

2023年2月,Harvey签约了首个企业客户Allen & Overy。Allen & Overy是全球Top 5律师事务所,与Allen & Overy签约,意味着该律所旗下的3500名律师将全部用上Harvey的AI产品。紧接着4月,普华永道成为Harvey的企业客户,旗下的4000名律师同样会全部用上Harvey的AI产品。有顾客才会有实绩,源源不断且高质的客流势必能为Harvey提供可持续发展的源动力。

事实上,受欢迎的AI法律公司并不止Harvey一家。与Harvey势均力敌的EvenUp便是其中的典型代表。2023年4月,硅谷顶级VC BVP 以3.5亿美金的估值领投了EvenUp的B轮融资,Bain Capital跟投了一部分。EvenUp的估值涨势迅猛,短短1年多的时间,估值增长了4倍多,其增长速度跟Harvey不相上下。

无独有偶。2023年6月,媒体巨头汤森路透以6.5亿美元的价格收购AI法律公司 Casetext,这也是23年最大的AI并购交易之一。Casetext成立10年来一直致力于法务市场,后来扩展至AI领域。23年9月,致力于提供自动文档摘要和起草等功能的AI法律研究平台Paxton AI,宣布完成种子轮融资,融资规模达到600万美元;同一个月,法律科技公司Darrow宣布完成3500万美元的B轮融资。

可见,当下的资本,对“AI+法律”这一垂直赛道青睐有加。


“AI+法律”发展正夯,律师是否会因此失业?


正如前面所介绍的那样,全球Top 5的Allen & Overy(同时也是全英国最大的律所)已经成为了Harvey的首位客户。如此重量级的律所都选择与Harvey达成合作,足以说明专业人士对于这一类“法律AI助手”的能力是十分认可的。

那么,面对AI的冲击和崛起,真正的律师是否会因此而面临失业?

Allen & Overy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市场创新小组负责人David Wakeling表示,“随着时间的推移,对于那些不采用生成型人工智能的律师事务所来说,这将是一个严重的竞争劣势”。他还强调,因为Harvey的出现,员工每周至少可以节约几个小时的时间。对于“法律AI助手”的工作成果,律师唯一需要做的就是“仔细审查”,以防止它做出来了某些不准确,或具有误导性的结果。由此可见,Harvey可以更好的帮助律师,促使律师更加高效,更加智能,更具成本效益的解决问题。

就目前的发展形势来看,AI与法律天然适配,但不存在取代律师的问题。

以Harvey为例来说,Harvey并没有取代律师的意图,本身也不具备取代律师的能力。它更多的,是充当科技和律师之间中间人的角色,辅助律师更高质的完成工作,并把更多的精力放在高价值的工作上。但不可否认,新一代的AI俨然具备更高,更强的能力,完全能够胜任一个律师助理的工作,“基础岗位被AI替代”即将成为大势所趋。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262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