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04 17:48

收入增长10倍的Harvey融资8000万美元,为什么法律AI的商业化走得这么快?

AIcore 发布在 AIGC
3.0万

原文来源:阿尔法公社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生成式AI进入第二阶段,应用和商业化成为发展重点。而在商业化方面,法律AI走得既快又好。

EvenUp,Darrow目前都至少获得B轮融资,并且商业化状况较好,其中发展的很突出的是Harvey,它不仅与多家顶级律所合作,最近还获得了由Elad Gil和Kleiner Perkins共同领投,OpenAI创业基金和红杉美国参与投资的8000万美元新融资,加上它在2023年4月获得的A轮2100万美元融资,已经累计融资超过1亿美元,估值达到7.15亿美元。

Harvey创立于2022年,是OpenAI Fund首批投资项目,它的AI能力基于OpenAI的GPT-4大模型构建,还与OpenAI和普华永道共同打造垂直领域(税务、法律及人力资源)的AI模型。

Harvey能够帮助律师分析和生成合同、做尽职调查、做法律研究,并大幅度降低重复的文字工作的工作量,使他们能够专注于客户关系和真正推动针对性的战略工作。

法律AI之所以在应用和商业化上获得成功,有两个逻辑:

第一,法律工作的本质是文本输入、文本输出业务,尤其是会有大量的法律文书,而这与大语言模型最强的语言处理能力天然匹配。

第二,律师的时间和精力非常宝贵,法律相关的文书(合同,专利)也具有高价值,只要能够让AI省下律师的时间,并完成高价值的法律文书,对于律所来说就会产生直接价值。

如果您对人工智能的新浪潮有兴趣,有见解,有创业意愿,欢迎扫码添加“阿尔法小助理”,备注您的“姓名+职位”,与我们深度连接。


用AI颠覆3441亿美元的法律大市场


根据statista预估,2023年美国的法律服务市场规模为3441亿美元,这是一个大市场。解决了律师的效率问题,会使这个市场的规模更加扩大(律师有更多时间花在案源上)。

Harvey由Gabriel Pereyra(CEO)和Winston Weinberg联合创立,两位创始人分别具有深厚的技术和法律背景。Gabriel Pereyra在创业前,曾在GoogleBrain,DeepMind和Meta担任AI研究科学家,Winston Weinberg则曾在知名律师事务所 O'Melveny & Myers LLP任职,主要专注领域是反垄断诉讼。

这是一个典型的技术专家与行业专家结合的组合,Gabriel Pereyra对AI的深度理解,让Harvey有了相比单纯行业创始人创业的公司更好的AI能力,所以他们能和OpenAI一起定制大模型。

Winston Weinberg在法律行业的积累,也让Harvey能够开发出更符合法律人员需求的AI产品。

这也体现在了Harvey的收入和被客户的接受程度上,Harvey近日宣布,他们自2023年4月以来收入增长了十倍以上。他们不仅与大律所Allen & Overy和会计巨头普华永道达成了深度合作,而且拥有上万家律师事务所的潜在客户。此外,他们的客户不仅有律师事务所,还包括大企业的法务团队,以及私募股权公司。

例如,Allen & Overy使用Harvey与OpenAI合作,专为法律微调的大模型,为它全球3500名律师和43个办公室提供法律AI能力。

Allen & Overy的高级合伙人Wim Dejonghe表示:“这标志着A&O和法律行业的新时代。Harvey AI是一个改变游戏规则的产品,将使我们能够为客户提供前所未有的价值、效率和创新。”

Harvey使普华永道在100多个国家的专业人员能够访问领先的生成式AI技术。这将增强普华永道超过4000名法律专业人员在包括合同分析、监管合规、索赔管理、尽职调查以及更广泛的法律咨询和法律顾问服务等领域提供人为引导和技术支持的法律解决方案的能力。不过,AI的所有输出都将由普华永道的专业人员监督和审查。

Harvey联合创始人兼CEO Gabriel Pereyra表示:“与普华永道合作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机会,进一步增强AI解决最复杂法律问题的潜力。普华永道的能力范围使我们能够合作开发AI系统,这些系统在Harvey核心法律用例的基础上扩展,为普华永道及其客户提供更全面的解决方案。”

“Harvey的业务是赋予人们超能力。首先是律师,接下来是专业服务,最终是所有的知识工作。红杉资本很高兴能与Gabe、Winston以及Harvey的整个团队合作。我们期待帮助他们在工作中释放大型语言模型(LLMs)的力量,并借此开启超人类生产力的新时代。”  连续两轮投资Harvey的美国红杉资本表示。


用基于GPT-4的微调大模型打造法律AI Chatbot


Harvey的AI能力来自于OpenAI的GPT-4,不过基于他们团队的专业能力,在GPT-4的基础模型上加入了大量法律专业数据进行了微调 ,并在经过微调的模型上构建AI Chatbot。

这个Chatbot的能力包括:

1.法律写作,帮助法律人员撰写长篇、格式化的法律文件,包括合同,客户备忘录等。

2.回答复杂的法律问题,基于微调的数据,可以回答诸如“租赁合同中的某个条款是否违反了某个州的法律?请改写它并使其合法”等问题。

3.进行合同及文件的理解与处理,减少法律人员的重复工作。

此外,对于普华永道这类大客户,Harvey不仅提供成型的AI产品,还会与客户共同打造垂直领域的AI模型,并且这些定制模型也不仅限于法律,还可以包括税务和人力资源等。

基于Harvey的AI能力、行业背景和客户资源,它在未来将业务拓展到会计,金融,咨询等行业也有不小的可能性。

在安全方面,Harvey作为一家法律AI公司,投入了足够的重视。他们有专门的安全顾问团队,团队成员来自JP摩根、德意志银行、高盛、微软等顶级公司的专业高管。

在合规方面,他们的产品也符合SOC2、ISO27001、CCPA、GDPR等行业标准。


为什么法律AI的商业化之路走得这么顺?


法律软件其实并不是一个新事物,此前就有案件管理平台,文件资源管理平台,电子签名等类型公司,代表公司有DocuSign,LegalZoom,Ironclad等。

而新一代的法律AI公司,例如Harvey、EvenUp、Darrow则相比传统法律软件公司有多项改进。

首先,法律AI能够帮助法律人员带来明显的工作体验改善,把那些花时间,乏味,而且价值低的文书工作都“接过去”,律师只需要做文书的审核与校正就可以。

第二,将法律工作流程的效率提高10倍,百倍,而不是传统软件的1.5倍。

第三,效率的提升和法律工作者时间的解放,可以帮助法律人员赚取更多收入,能够承担更高的案件负载,也能帮助法律人员的客户获得更快的案件处理。

而在技术上,法律AI之所以能够顺利商业化背后的逻辑是:

第一,法律工作的本质是文本输入、文本输出业务,尤其是会有大量的法律文书,而这与大语言模型最强的语言处理能力天然匹配。

第二,法律人员的时间和精力非常宝贵,法律相关的文书(合同,专利)也具有高价值,只要能够让AI省下法律人员的时间,并完成高价值的法律文书,对于律所机构来说就会产生直接价值。

法律AI目前主要有通用性的AI助手,例如Harvey,有专注在某一个细分领域的AI工具,例如EvenUp,还有帮助律所寻找合适案源的Darrow。

Harvey的能力此前已经介绍,不再赘述。EvenUp专注在个人伤害索赔方面,它能够在几分钟内生成整封索赔信,而不是20个小时。这既能帮助客户获得更高的赔偿,同时为律师事务所节省时间。

Darrow用AI搭建了一个自动化的案件发现形式,它的AI会筛选大量数据,包括公共记录、行政文件、社交媒体、SEC案件和其他信息来源,能够发现严重的法律违规行为和未被识别的高价值案件,将它们与公共利益律师事务所匹配。目前,Darrow为50多家领先的律师事务所发现了超过100亿美元的诉讼工作。

尽管中国的法律服务行业市场规模较美国有差距(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的数据, 2021中国法律服务行业市场规模达到1178亿人民币),但是法律AI产生价值的逻辑可以拓展到其他行业,例如审计,咨询等,只要这个行业的从业人员个体价值高,且工作内容与大模型的能力契合。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278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