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2 13:35

新战场还是造梦地?AI“入侵”CES

AI之势 发布在 AIGC
3.8万

原文来源:硅基实验室

作者丨山核桃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全球科技圈的目光再次聚焦在这座沙漠中「不夜城」——拉斯维加斯。

从北京到赌城,十几小时的辗转飞行,落地拉斯维加斯机场,很多人此次的目的都是一致的——参加被称为「消费电子春晚」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

然而许多人并不知道的是,距今已有五十多年历史的CES,前身只是芝加哥音乐秀的一个分会场。

而在今天,CES代表着整个消费电子行业最前沿的科技风向,在这里曾走出一个又一个划时代的消费电子产品。索尼U-Matic盒式录像机、雅达利的「古早电脑」、任天堂的家庭游戏主机、苹果的掌上电脑Newton.....从传统家电到智能家居,从PC到智能手机与各类越来越轻的穿戴式设备,从消费电子展到被媒体戏称为的「车展」......CES始终是科技界最重要的风向标之一。

CES也同样疯狂,这里集聚这个时代最疯狂的创意,在这里,想要跨界的、想要造势的、想要颠覆的,这里几乎包容一切。

据今年CES主办方官方的数据,今年预计参展人数将会达到13万人以上,超过1000家初创公司和3500家的参展商,其中,中国参展商数量达全球参展商总数的四分之一,仅次于东道主美国,一位现场参展的观众告诉「硅基研究室」:“首日开门就感受到了人山人海,有的地方挤得网都没了。”

人潮之中,赌城夜不眠,科技代表荣耀、信心与命运,也同样映射着国运与世界的变化。又是一年的CES,又见证了一代人的命运齿轮的切换。



专场演讲一直是CES的重头戏,科技巨头在「抢头条」中,实际反映出的是话语权的交替。

时间拨回2018年的CES,「皮衣刀客」,也就是英伟达的CEO黄仁勋挤掉了英特尔、微软等巨头,抢到了开幕式演讲,向世界介绍其AI与自动驾驶技术,那一年也被称为「自动驾驶汽车元年」。

而今年的CES,开幕式演讲的主角变成了一家化妆品巨头欧莱雅。不过,彩头不再是任何一位巨头的专属,唯一的主角只是AI。

有现场参会人士这样形容:“一切都是AI”。天风证券在其前瞻报告中这样形容本届CES:“AI与消费电子全领域技术的熔炉”。

尽管本届CES的主题是「AII Together,AII On」,但如果改为「AI for All」想必也没有人会反对。从传统家电、智能家居、PC、智能汽车再到AR、VR等各类可穿戴设备,从C端到B端的各类场景,AI已从过去的热点式话题迈向对各类领域的赋能,向生产力方向演化。

巨头们的权力交替,也都押注在了AI上。

英伟达、AMD和英特尔三大芯片巨头在本次CES上围绕AI展开了新的军备竞赛。

尽管「皮衣刀客」没有现身,但在CES的一场「NVIDIA CES特别演讲」中,英伟达用实际的行动回应了一切。英伟达不仅拿出了更具性价比的新显卡——包含三款GPU的RTX 40 Super系列,还展示了其在智能汽车、游戏等领域上的诸多成果,当天股价创下历史新高。

AMD和英特尔形成了直接的对垒,AMD拿出了锐龙8040系列直击英特尔酷睿Ultra,AMD在现场花费了大量时间展现其性能表现。英特尔CEO帕特·基辛格则再度在主题演讲上重申了英特尔的「AI PC」理念。

与普通PC相比,大众疑惑的是,被加上AI前缀的AI PC究竟有哪些特质?

根据帕特·基辛格的预言:“世界将会正式进入大AI PC时代。”他用了一个容易理解的对比:“如果说个人电脑是「达尔文式」的设备,而AI PC则是其中的一个「寒武纪」时刻。”

「寒武纪」,一个总是被科技界拿来以形容「突变」意义的隐喻。芯片巨头们不愿错过AI PC,或许有以下的原因。我们常说,算力、算法和数据是AI时代的三要素。一方面,AI PC具备更强的算力,可以支持包括CPU、GPU、NPU在内的异构计算;另一方面,具备更大的存储,本身可以容纳更多的数据,数据也是AI时代的核心资源。

在AI时代,无论是卖铲人,还是产业链的各类玩家,没有人想要落后,它们也正在将野心延伸至更广的领域。一位参与现场报道的媒体这样形容:“所有厂商都想打破固有的印象”。

比如,想要在智能汽车行业分一杯羹的英特尔,这一次,正式官宣了自己进军汽车市场,并制定了智能座舱芯片、电车能源AI管理、开放式汽车芯片定制平台三大方向。

而上一次在CES展上,高调秀出车载芯片计划的还是高通。兜兜转转一圈,大家都回到了相同的赛道。芯片巨头们从来都不害怕被比较。AI时代,英伟达、AMD和英特尔注定会反复缠斗。

尽管英伟达占尽优势,但没有人会承认这一点。帕特·基辛格曾公开表示:“英伟达在人工智能行业的成功纯属偶然。”AMD CEO苏姿丰也曾认为,AI的市场足够大,AMD不一定非得打败英伟达才能收获成功。

谈到「跨界」,就不得不提到索尼。「智能汽车的尽头可能是游戏机?」。关于「索尼造车」的讨论从未停止。和本田合作,过去已多次亮相CES的车型——Afeela,在今年,有了诸多变化。

索尼本田移动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川西泉用了一个颇为炫酷的方式——只用一个PS5手柄就操控这台车走上了展台。

相比芯片巨头们的火热与跨界玩家的野心,过去曾是CES历史主角的微软则显得平静许多。

微软过去的诸多产品都在CES展率先亮相,比尔·盖茨的主题演讲也曾一度在1994年延续到2008年。但在今年CES,微软早已提前几天宣布了30年来的首次变革——为Windows PC添加全新Copilot按键,这一基于AI硬件交互方式的变革既加速其AI助手的使用频率,也从另一重意义上助推产业链的「AI+」浪潮。


只要谈起CES,中国厂商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

今年CES,中国参展商数量达全球参展商总数的四分之一,与历史最高峰相比,数量明显减少。

在拉斯维加的著名地标「网红球」MSG Sphere上,全球各大厂商在这里开启了一场营销战,TCL在这里点亮了「网红球」,也包下了近1700平的展区,大秀肌肉。

彩电厂商是CES展的常客,它们较早出海,熟悉全球化,北美已经它们的主要战场。

TCL创始人李东生回忆起自己与CES的故事。他第一次到拉斯维加斯参加CES还是1990年,那个时候还是旁观者。

一年后,TCL成为了CES展商,但展位规模只有9平方米。从9平方米到1700平方米,他在现场这样形容这一变化:“就像我们的电视产品尺寸越来越大。”

李东生所言不虚。早已迈入存量市场的彩电市场,尺寸越变越大。TCL在本届CES上拿出了115寸全球最大的QD-Mini LED高端电视,还以自身的体育营销内容优势整起花活,邀请了NFL(职业橄榄球大联盟)传奇球星来到现场。

另一边的海信则正式发布了此次获得「CES创新奖」的海信ULED X系列高端电视产品110UX。自2012年在CES展上推出激光电视技术原型机以来,海信几乎每年都会在CES上展出相关技术新品。

不止是家居场景,自正式提出「以场景致未来」的技术战略后,海信在本届CES上的另一大亮点则是车载场景。借助车载光学技术,海信将车窗变成了影像巨幕,对外展示了招牌激光显示技术在车载领域的新想象。

正如上文所说,对TCL、海信而言,作为CES常客的它们,对这里已非常熟悉,北美市场已成为它们海外收入的重要增量。

除了彩电巨头外,此次在CES出圈的还要数小鹏。此前小鹏已发布公告称,其飞行汽车预计在2025年第四季度量产,在外界的期待中,将自己的国际首秀放在了本次CES展上。从现场的氛围来看,这辆飞行汽车成为新的打卡地。不过,如果你观察历届的CES展,「汽车上天」已不是一件那么惊奇的事情了。

在国内,小鹏并不是第一个入局飞行汽车的玩家,另一个看好的则是吉利。

巧合的是,本届CES展上,另一家曝光度较高的中国车企恰好也是吉利系的极氪。

缘起在于上文提到的不甘心在车载领域落后英伟达和高通的英特尔。在英特尔智能座舱的野心下,极氪成为了第一家使用英特尔全新SDV SoC系列的OEM厂商,极氪CEO安聪慧也现身英特尔的展台。

汽车主机厂固然很热,但对中国车圈来说,本届更热的则是它们的供应商朋友圈。

据行业媒体「车云」的观察,本届CES与往年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今年中国汽车主机厂在往产业链延伸,或是与不同的产业链合作伙伴抱团出征。

比如,在面板厂商京东方展台里出现的是吉利银河E8。再比如,过去在CES上已多次亮相的各大激光雷达厂商,速腾聚创、禾赛科技等,在今年CES上成为耀眼的主角。在CES2023上,有分析师这样写道:“这是第一次以平视而非仰视的角度来看待国外车厂展示的新能源车技术。”2024,这一趋势得到了延续。

但从仰视到平视,竞争依旧残酷。仍以激光雷达为例,随着「上车」速度加快,速腾聚创、禾赛科技等厂商都通过成本优势获得主机厂的青睐,确保其交付量,但前方主机厂「价格战」正酣,这对本就盈利空间有限的激光雷达厂商来说,无疑增加了更大的压力。

热闹的AI PC也同样经历类似的境遇,备受关注的联想无疑是AI PC领域的领跑者。此次CES,联想展示了其在AI PC软硬件上充足的弹药,但正如联想集团中国区总裁刘军对「第一财经」说的那样,想要如何实现AI PC普惠,终端厂商们还需努力。

刘军认为:“我们希望推动它们把AI PC尽早地变成一个主流的PC价位段,目前AI PC还是一个高端的产品。”

CES不只是一个「递名片、求合作」的展会,更是一个属于创业者的「造梦场」。在这里,人们听惯了「Awesome」,即便是你的想法足够疯狂,这里包容一切。

在每年CES正式开幕前,都会举办一个名为「CES Unveiled」的活动,仅对媒体和行业人士开放,初创公司的创业者和研发人员们可以在这里直接展示自己的产品,甚至有一些产品只是一个demo,但这些代表着最前沿技术的产品都会在CES上被相对平等地给予一个展示位。

初创公司在这里很容易受到关注,比如本届CES最火的AI硬件要数「rabbit r1」——一个外形酷似神奇宝贝图鉴的手持式AI硬件。有趣的是,这家公司在CES并没有展台,只是在附近租了个会议室。据官方介绍,这款AI设备可以担任用户的私人助理,而且只需要199美元,用创始人吕骋的话来说是语音助手、屏幕和摄像头的结合。

而这家公司目前只有17人,创始人吕骋曾在2014年创立渡鸦科技,后被百度收购。

除了如rabbit这类的硬件公司,人形机器人也扎堆上线,其中不乏令人印象深刻的初创企业,比如因被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参观而出圈的初创企业开普勒,创立时间还不到一年。

数字牙刷、可与用户精神交流智能镜子、月球漫步鞋、AI智能腰带.....本届CES上,面对新物种,人们难以用纯粹的商业化思维定义它们。

至今已有半个世纪历史的CES,与人类科技的历史相比,注定只是一角。每一届CES总是面临类似的吐槽:“变成一个无聊而平庸的交易会。”

但如果拉长时间来看,CES实实在在地参与了技术爆发的每一个节点。如同过去的个人电脑热,可穿戴设备热,智能汽车热,智能家居热,元宇宙热,还是如今正在进行的生成式AI热......CES都参与其中,也见证兴替。

而对国产科技企业而言,也早已改变了旁观者身份,深度融入全球技术浪潮之中。

就像吴恩达与李飞飞两位AI科学家在对谈中提到的,这一次的AI浪潮,不会重复过去的命运,在热闹几年后进入「冰河期」。从这一点来说,CES已完成了自身的使命。至少在这当下这个格外需要创新和共识的时代,CES给了这样的机会:穿越人潮,只为拥抱技术。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348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