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5 04:26

投过消费,竟然成了投AI的优势

AIGC 发布在 AIGC
3.1万

原文来源:小饭桌

作者丨黄泽正

编辑丨张丽娟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对AI创业帮助最大的人?当然是消费品牌啊,这还用问。”AIGC创业者Jimmy告诉小饭桌。

对Jimmy的小型工作室来说,消费品牌的营销单子,几乎贡献了全部收入来源,“相比于很多投资人只看不投,人家(消费品牌)这才叫用真金白银支持AI事业的发展。”

但Jimmy不知道的是,他需要尽力讨好的“金主”消费企业,正在一级市场遭受冷遇。

在一级市场,投资人对投消费和投AI的态度,最能体现“一代新人胜旧人”。几年前,投资人揣着现金,冲向湖南长沙、江西资溪寻找下一个“可口可乐”。现如今,大家都去五道口,试图发现下一个“OpenAI”。

消费品牌,恐怕只有算DPI、算退出的时候,投资人们才会想起,自己曾经“热烈追求”过的某消费品牌。

但颇具戏剧性的是,这场投资圈“移情别恋”的两位当事人,并没有水火不容。相反地,小饭桌发现,AI创企和消费企业,竟然格外合拍。

不止Jimmy,多位AI从业者也告诉小饭桌,尽管在多数投资人眼中,消费已经不再“性感”,甚至唯恐避之不及。但对于AI初创企业来说,消费品牌就是最现实的现金来源,也是最应该长期合作的“现金奶牛”。

而在此背景下,一些从投消费转到投AI的投资人,也有了更大的操作空间……

投过消费,成了投AI的优势

“一开始大家都笑我,说消费投资人跑来蹭AI热点,可后来我发现,投过消费,竟然成了投AI的优势。”投资经理Eric戏称。

用Eric的话来说,一级市场的底层投资人,并不是食物链顶端的掠食者,而更像一种水陆两栖生物。他以自己为例,前两年新消费风口,Eric频繁来往于长沙、上海、广州、成都等新消费重镇,最终拿到了几个热门项目的份额。

但随着新消费热潮熄火,Eric形容自己被一脚“踢”到了AI投资领域。一开始,Eric遭遇了诸多质疑,比如“消费投资人懂什么AI”、“只会追风口的投资人信不过”等等。

但随着深入AI一级市场投资,Eric很快发现“大量同行也都是半路出家”,只不过原先更集中在互联网领域。Eric表示:‘看着一批投过互联网产品,就敢标榜自己深耕AI技术多年的同行,我真心觉得自己投AI也有优势了。”

Eric给自己找到的AI投资优势,是新消费企业的营销订单。

据Eric回忆,去年自己在与一位AI文生图创业者交流时,试探性建议“是否可以考虑,用AI给消费品牌做广告图”,没想到对方表现得异常感兴趣,并表示如果有资源随时欢迎介绍。

最后的结果也颇具戏剧性,在Eric的撮合下,这家文生图企业通过Eric投过的一家消费企业,接到了营销订单,但最后没有接受Eric所在机构的投资。对此,Eric调侃道:“原以为自己是在做投前工作,没想到最后做成了投后赋能……”

某消费品牌营销经理Linda告诉小饭桌:“对品牌营销来说,AI工具提升营销效率是一方面,更关键的因素是,AI这个关键词本身,已经成为了不容错过的营销热点。”

AI话题在过去的一年有多热,从权威词典的年度盘点中也可见一斑。

在纽约《柯林斯英语词典》统计的年度热词中,“人工智能(AI)”当选了2023年年度单词;英国《剑桥词典》评出的年度单词“hallucinate(产生幻觉)”,也新增了一个释义,即“人工智能产生的虚假信息”。

很明显,AI这个单词在日常生活中如此高频的出现,证明AI的热度早已不再局限于科技圈、投资圈,更成为了一种文化现象。

对于极重营销的新消费品牌来说,与当前最热的话题扯上关系,几乎是一门显学。曾经的游戏营销、VR&AR营销、元宇宙营销,到现在的AI营销,虽然话题发生了改变,但本质都是蹭话题热度提升销量。

同时Linda还透露:“对于中小型商家而言,蹭上AI热度的成本并不高。原因在于,中小型商家对宣传物料的标准相对更低,个性化需求也更少,而AIGC生成图片、视频的数量和速度远超人工,等于在单位时间内,省下了一大笔人工创意的费用。”

大消费品牌成立基金投AI

甚至除了零散的单子,一些大消费品牌已经开始通过自有基金直投AI,为品牌营销赋能了。

最明显的例子是欧莱雅集团,其旗下风险投资基金BOLD参与了人工智能初创公司Rembrand的8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694万元)种子轮融资。

Rembrand最大的亮点是开发了一种新技术,可以通过人工智能将产品图像数字化插入现有视频,甚至在已经拍摄完成的内容中,也能放置产品图像。

依托这项人工智能技术,Rembrand可以帮助广告商在已创作的内容中无缝插入广告。

多年来,品牌方为了能在影视剧本中多展示自己的产品,需要与内容创作者进行旷日持久的谈判。原因很简单,观众不喜欢在视频中被迫看到硬广植入,但视频创作者的收入来源又主要来自广告投放。这两者间似乎存在根本性矛盾。

而Rembrand所做的主要是,分析现有视频中的每一帧,了解光线、阴影、反射率、运动、遮挡和相机角度等各个因素,然后将产品图像或动画,以更贴近视频风格的形式插入创作者的视频中,比如让一罐苏打水自然地放在桌上。

用Rembrand创始人的话来说:“产品就在那里,人们可以在整个视频中看到它,并不觉得突兀,也不需要跳过任何内容。”

在国内,作为电商平台代表的阿里集团也在全力投资AI,帮助消费品牌取得更好的销售额。

2023年,阿里提出了“AI电商”这个概念。简单来说,就是淘宝天猫围绕“店铺、直播、内容”三个核心要素,推出了一系列AI工具,帮助淘系品牌增加运营效率。

阿里妈妈就推出并升级了万相台无界版、万相实验室、阿里妈妈百灵等多个AI经营工具,也帮助一些商家实现了生意增长。

比如羽毛球装备店铺国羽严选。这家店铺的创始人杨晨是一位前羽毛球运动员,以前经常在社交平台发布羽毛球教学、羽毛球规则科普、球星分析等短视频,由此积累了大量粉丝。

在开启淘店铺后,杨晨也延续了内容种草的思路,一直在淘宝上发布种草短视频,但以往受限于视频剪辑周期,效率并不高。后来随着阿里妈妈把AI视频剪辑工具,开放给商家,国羽严选的视频生产效率才迅速提升。

据杨晨透露,当前国羽严选每月大约要发布120条短视频,如果没有AI短视频剪辑工具的加持,靠人工基本不可能完成如此体量。而这些视频每月能够稳定带来超过400万的播放量,每天带1.2万人由视频链接进入店铺,并产生大量订单。

从最直观的营收上看,2023年全年,国羽严选店铺群在淘系平台上实现了3700万的营收。

一位阿里内部人员告诉小饭桌:“当前品牌方使用集团AI产品的价格非常低,还远不足以覆盖开发成本,但对于集团来说,投资AI更像是一种必要的战略性投资。”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的AI电商工具并非全部由集团自研,AI创业者David就告诉小饭桌:“淘宝直播的AI数字人主播,有相当一部分都由我们完成,有相当一部分都由我们第三方完成,现在已经成了公司最稳定的现金流来源。”

品牌营销的单子,养活AI创企

实际上,技术0进步优先为广告服务早已是科技界传统,而这个惯例在AI时代,很有可能继续发扬光大。

2018年,在扎克伯格与美国国会进行的那场著名听证会上,参议员奥林·哈奇曾问扎克伯格:“Facebook的用户如此之多,你们如何能维持免费的商业模式?”

扎克伯格的回答非常简短:“我们卖广告,参议员。”

长期以来,互联网科技企业与品牌方都是一种合作共生关系。

即品牌方给科技企业投放,买下更好的广告位,科技企业依托巨大的流量,帮助品牌方更好地卖货,再获得更多的广告投放。从互联网门户时代,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科技企业的主要获利模式大抵如此。

而在AI时代,品牌营销的单子,似乎也正在养活AI创企。

以消费企业的老大哥可口可乐为例。在这波生成式AI浪潮兴起后,可口可乐几乎第一时间就找到OpenAI,表明希望通过使用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进行数字化和营销传播,创建更有效的端到端营销模式。

明星如OpenAI,也第一时间接下了可口可乐的单子。按照奥特曼的说法:“OpenAI正积极开拓更多领域的商业化落地,与可口可乐的合作,显然会是一次非常积极的尝试。”

之后可口可乐推出了一款限量版可乐“Y3000”,同样与AI营销深度绑定。这款号称来自2300年的可乐,瓶身下方印有“未来主义风味”和“与AI共创”的字样。看得出来,可口可乐希望AI参与研发这个亮点,能第一时间被消费者看到。

除了产品,可口可乐还做了一个AI创意短片。通过AI(Stable Diffusion)+3D+实拍的形式 ,以一瓶可口可乐的视角,穿梭于《沉船》、《呐喊》、《阿尔勒的卧室》等名画之间。

不仅可口可乐,麦当劳、汉堡王、耐克、阿迪达斯、李宁、钟薛高、狮王等品牌也都借势AI玩起了花式营销。

比如麦当劳推出的“麦麦博物馆系列”,该系列由一组充满设计感的创意作品组成,包括青铜器造型的汉堡、传世宝玉风格的薯条,以及青花瓷风格的可乐等,这些脑洞大开的设计都是艺术家“土豆人”用AIGC工具创作的。

作品一在小红书上发布,很快就收获了超百万次浏览曝光。而随着内容持续传播,麦当劳中国与土豆人达成合作,经过微调,最终品牌官方媒体平台联合发布了这个系列作品,实现了全网刷屏。

而这些AI营销案例,最终变成现金流,流进了AI企业的口袋。

AI营销应用公司奥创光年COO杨海告诉小饭桌,奥创光年2022年营收已达几千万,今年合同总额预计将超过亿元大关。

奥创光年的盈利模式,主要通过自建多模态内容营销模型,从营销场景切入,为品牌增长提供营销产品和服务,服务了包括阿里巴巴、天猫超市、欧莱雅、雅诗兰黛、百事、中信证券等超100家业内头部品牌,且客户还在不断新增。

靠AIGC写真火爆出圈的妙鸭相机,也不止C端9.9元收费这一条路。实际上,在产品流量上升期间,妙鸭相机几乎第一时间与携程旅行、杭州亚运会合作伙伴“阿里云”合作,推出了一系列紧跟热点的联名写真模板,帮助品牌营销。相比于9.9元的C端收费,面向大品牌的B端营销需求收费,显然会是更稳定的现金流来源。

换句话来说,新消费和AI这两个不同时期的风口,似乎正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紧密结合在一起。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367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