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19 16:37

Meta AI意外成功,助小扎爬出元宇宙大坑!却被曝对FAIR毫不知情

4.2万

原文来源:新智元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2021年劈柴恭喜小扎FAIR在取得的突破时,小扎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快速的学习能力让他重新把Meta从泥潭中拉了出来。无心插柳的FAIR和开源AI让小扎打了一次漂亮的翻身仗。

今年4月,Meta(Facebook)即将迎来它的20岁生日。

扎克伯格,也在2023年,完成了对公司和股东的救赎,让Meta吃上了AI爆发的红利,成功的让公司股价止跌回稳,重新回到历史巅峰水平。

而小扎也再次用成功的力挽狂澜证明了自己,为什么他是现在美国互联网公司中唯一的创始CEO。


Meta的AI之路——无心插柳柳成荫


2021年的夏天,在一年一度的爱达荷州太阳谷举行的美国政商名流聚会上,谷歌首席执行官劈柴称赞了小扎的Facebook人工智能团队的技术突破。

这种称赞是小扎喜欢听到的,但让他比较疑惑的是,他不是太了解劈柴夸的这项具体的技术突破具体是啥。

根据知情人士的透露,小扎2013年三顾茅庐,重金聘请了LeCun来执掌Facebook的AI研究团队。

但请到LeCun之后,小扎基本上对AI团队就撒手不管了。他将自己的工作重心放在了寻找下一个大突破之上。

在Facebook最后决定All IN元宇宙之前,小扎先后流连于消息直发,视频流媒体,还有加密货币之上。

直到最后,小扎决定将公司的未来押宝在元宇宙之上,在他看来,VR代表了未来人类交互的数字世界的方向。

甚至不惜将公司改名为Meta。

就目前而言,这次押注看起来像是一个巨大的失败。

Meta花费了大约500亿美元在元宇宙的项目之上,依然没法确定能制造出普通人喜欢的产品。

这使得公司在今年2月份庆祝成立20周年时,似乎都不太敢声张。

它的核心社交媒体业务仍然庞大且利润丰厚,但高速增长的日子已经结束。

很多员工抱怨在Meta进行创新的最大困难在于机构的官僚主义。

很多有才华的员工因此离开Meta。这些批评者认为在Meta取得成功的唯一途径就是依附于扎克伯格最喜欢的项目之上,但问题是他的宏大计划往往会有波动,经常干了半天没有什么效果。

「他觉得这个方向会有大事发生,但我认为他押错了方向」一位前 Meta 研究员在谈到元宇宙时说。

在回到开头劈柴对小扎的称赞上来,当小扎对劈柴的称赞一头雾水之后,他回到公司就去过问了下FAIR到底取得了些什么突破。

他自己也开始了「大量的自学」,Meta的前AI副总裁Jerome Pesenti这样说到。

劈柴哥并不是唯一一个对FAIR的工作印象深刻的人,业内人士认为Meta一直是人工智能领域的领导者之一。

起初,Meta 将其对 AI 的兴趣主要作为实现扎克伯格对元宇宙愿景的一种方式。但在 2022 年 ChatGPT 推出后,Meta开始更多地关注生成式人工智能。

Meta的一位发言人曾对外宣称,「Meta 在开发生成式人工智能和开源模型方面非常成功,Llama——下载量已超过 1 亿次」。

而看惯了大公司从一个坑跳到另一个坑的人应该都知道,这种巨大的转向还能成功的例子真的不多。

Facebook 20年

2004年

马克·扎克伯格和其他一些哈佛学生创立了TheFacebook,获得了一些早期投资并合并了他们的初创公司。

2005

Facebook从大学校园扩张,推出了针对高中生的服务版本。

2006年

Facebook推出了News Feed,确立了消费社交媒体的主要方向。

2007年

外部开发人员可以通过Facebook平台构建自己的应用程序,集成进Facebook的社交图谱。

2008年

Facebook与Tyler,Winklevos和解,他们指责扎克伯格窃取了他们的想法。

2009年

在五岁生日后的几天里,Facebook推出了「赞」按钮。蓝色竖起大拇指的图标成为公司的标志。

2010年

由Jesse Eisenberg饰演小扎的《社交网络》上映。扎克伯格表示,电影里描述的Facebook的故事是不准确的。

2011年

Facebook 被评为全球第二大最受欢迎的网站。这家排名第一的网站推出了自己的、命运多舛的社交网络:Google+。

2012年

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了Instagram,之后市值达到了1000亿美元。

2013年

扎克伯格正式启动了Facebook的人工智能项目,并聘请了深度学习领域的顶尖专家之一 Yann LeCun 来主管该实验室。

2014年

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Facebook以2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WhatsApp,以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Oculus。

2015年

一天内有超过10亿人登录Facebook,这是其创始人称赞这一里程碑,是迈向「一个更加开放和互联的世界」的一步。

2016年

川普赢得美国总统大选,开始了多年来关于Facebook在政治中作用的争议。

2017年

Facebook表示,它在其网站上发现了俄罗斯影响力活动的证据,而特朗普则指责该公司对他有偏见。

2018年

美国和加拿大的用户增长停滞不前,小扎首次在国会露面讨论2016年大选

2019年

Facebook宣布了一个加密货币项目,这立即引发了强烈反对。该公司将在短短三年后关停了Libra加密货币的项目。

2020年

扎克伯格表示,在Covid-19期间Facebook使用量的增加是永久加速的开始。

2021年

Facebook更名为Meta Platforms,这是其向虚拟现实和元宇宙战略推进的一部分。

2022年

Meta宣布首次大规模裁员以应对流量下降。

2023年

Facebook的股价再次飙升,加强了人工智能方向的投入,并推出了Threads与Twitter竞争。

Meta是迄今为止美国仍由其创始人之一经营的最大互联网公司。

扎克伯格保留了控股权并做最高的决策。

在公司内部,人们普遍认为,扎克伯格本人正在推动这一创新才说明公司在这个方向是严肃发力的。当某件事对 Meta 很重要时,扎克伯格总是会为它站台。

在Meta的元宇宙时代,扎克伯格密切参与的影响尤为明显,负责创建它的Reality Labs部门的员工说。

小扎很关注Meta处理虚拟形象的方式——人们在虚拟世界中展示自己的方式。他认为这是将虚拟现实从游戏玩家扩展到通用社交应用程序的关键。

据该部门的员工称,扎克伯格花了几个小时参加关于头像市场、头像设计以及通过Facebook和Instagram向用户介绍头像的会议。

2022年8月,扎克伯格在Meta的第一个重要元宇宙应用程序Horizon Worlds上分享了他自己的头像截图。

图形质量出奇地低,让扎克伯格看起来非常抽象脸。

小扎现在已经习惯了被大家用这个各种梗在网上嘲笑。比如,同时涂了太多的防晒霜,以至于他看起来像一个哑剧演员。在国会奇怪地喝水。

但是一旦大家嘲笑他的新产品,他还是会很生气。

后来小扎分享了一张自己的全新制作的高质量头像,制作头像的图形艺术家透露,小扎改了40版才满意。

后来,扎克伯格参加了他的前首席运营官Sheryl Sandberg的婚礼,在那里,头像梗再次出现。

几位知情人士表示,扎克伯格感到非常沮丧,以至于他认为他的公关人员不知道如何宣传Meta的产品。公司后来就将其中的几个人重新转岗到其他团队了。

慢慢地,公众对元宇宙的兴趣已消失殆尽,而对人工智能的狂热使扎克伯格转向虚拟现实的转变看起来明显脱节了。

但在幕后,Meta的AI部门一直在默默地工作,而且不断取得重大进展。

FAIR聘请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员,被视为OpenAI或谷歌DeepMind的真正竞争对手。

Meta 的 AI 突破包括,创建PyTorch,这是一个开发人员用来构建 AI 应用程序的流行软件。

他们还发布一个机器人,该机器人在战略游戏 Diplomacy中能够达到人类玩家的前 10%。

开源了Llama,这是能与OpenAI大型语言模型相提并论的产品。

小扎的失意

Meta并没有花时间去开发由AI驱动的消费产品,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使用AI为Facebook和Instagram用户推荐内容,并帮助广告商猜测消费者会点击哪些广告。

这使得Meta的核心业务可以真实受益。但另一方面,由于缺乏真正的与消费者的互动,导致Meta在这个人工智能时代没有打出知名度。

2023年5月,当白宫邀请顶级消费类人工智能公司与总统一起讨论AI的未来时,嘉宾名单包括OpenAI、谷歌、Microsoft和初创公司Anthropic的首席执行官——却没有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可能也感觉到,在白宫冷落之前,公司就已经错过了时机,于是他成立了一个独立的生成式人工智能产品小组,并从FAIR抽调了60名员工加入该小组。

员工们表示,Meta还将FAIR的工作重心从研究和内部试验转向了实际产品,并开始对团队施加更大的压力,要求尽快推出产品。

而负责处理隐私和公平等问题的负责任人工智能团队(The Responsible AI team),也从关注人工智能的开放性伦理问题,转变为确保产品在发布前符合基本的合规性要求。

团队必须在几个月内推出产品,这让人想起了Meta「快速行动,打破常规」的时代。

扎克伯格对Meta的控制力,保证了他能够在这样规模的公司中推行自己的变革。

Meta AI前副总裁Pesenti说:「他在做出这些重大而艰难的决定时并不怯场,也不会被人推来推去。」

但另一个负面问题是,多年来,扎克伯格不断调整优先事项的做法,一直让员工感到不满,因为他们发现自己在争夺资源,而奋斗的目标常常是老板临时起意的项目。

Reality Labs的士气尤其一落千丈。员工们曾争先恐后地加入这个本应定义Meta未来的项目,最后却沮丧地发现自己不再是扎克伯格最喜欢的团队了。

Instagram Threads在2023年7月发布,一经推出就立即大受欢迎,但现在,团队的成员也感到自己被忽视了。

至于团队精神,显然也指望不上,当扎克伯格将FAIR的工作重点从发表论文转移到开发产品时,一些知名成员纷纷离职(包括Llama的开发人员)。

现在,研究人员觉得他们正在与生成式人工智能小组争夺计算资源。而在各家都拼命争抢AI人才的背景下,Meta面临着研究人员流失的风险。


明智的开源


It was a very smart move for Meta to open-source their models, because in some ways they were kind of late to the game

开源AI真的救了Meta。

2023年,Meta发布了一系列人工智能应用,希望能吸引普通互联网用户。

在9月份的Connect大会上,Meta发布了一项功能,可以将「披萨打篮球」等文字提示转化为动图,用于Facebook和Instagram聊天。

Meta还推出了一系列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每个机器人都有自己的个性和名人头像。其中一个「俏皮的体育辩论家」看起来像是Tom Brady,而另一个神似Kendall Jenner。

在Connect大会上介绍聊天机器人时,扎克伯格描绘了元宇宙的未来:

人们将在元宇宙中与戴着增强现实眼镜的朋友互动。开会时,有些人会在同一个物理位置,而其他人会以数字化身的形式出现,整个团队将与一群人工智能互动,AI化身为全息图,帮助你完成工作。

扎克伯格对这个想法充满热情,但其他人却并非如此。

——不过,Meta在开源领域所做的贡献倒是广受好评。

2023年,Meta相继开源了一代和二代Llama,成为了开源LLM的标杆。开发人员可以访问其底层代码并出于自己的目的进行修改。

开源在技术领域有着悠久的历史,比如谷歌的Android操作系统,但OpenAI和谷歌等公司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回避了这种做法。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公开分享如此强大的工具是危险的,而且,向竞争对手隐瞒技术也有明显的商业优势。

相比之下,Meta一直坚持开源。它花费数年时间为与数据中心硬件相关的开源项目做出贡献。

Meta还开发并开源了PyTorch这个在AI领域举足轻重的框架,并将其分拆出来,由非营利性的Linux基金会管理。

开源Llama的做法帮助了小公司和个人开发者,使他们有能力构建自己的人工智能工具。

而对于Meta来说也有好处,因为相比于只能利用公司的研究人员进行开发,开源软件可以触及全世界所有的开发者,开发速度可能更快。

而且,这还能削弱OpenAI、谷歌和微软等竞争对手的实力,毕竟他们的某些API还是收费的。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的分析师Rishi Jaluria表示,"Meta将自己的模型开源是一个非常明智的举动,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在这个游戏中算是姗姗来迟了。

押注人工智能

与微软、OpenAI和谷歌不同,Meta不需要通过出售人工智能工具来赚钱。相反,公司最大的收益是利用AI来延长用户的使用时间。

Meta的策略是保持AI模型免费,然后通过在其上构建产品和服务来获得优势。比如,如果云计算服务向访问Llama的客户收费,Meta将从中抽成。

在人工智能投资的推动下,Meta在2023年迎来了股票表现最好的一年,股票价值几乎翻了三倍。

扎克伯格在10月份告诉投资者,人工智能将是Meta在2024年最大的投资领域。「我们将继续在全公司范围内取消一些非人工智能项目的优先级,让员工转而从事人工智能工作。」

1月10日,Meta的股价创下自2021年秋季以来的最高水平。

如果扎克伯格能够保持专注,不妨碍产品开发,他就真的有机会将Meta转变为人工智能巨头。

Global X ETFs的研究分析师Tejas Dessai表示,Meta可以推出基于订阅的AI工具,或将模型出售给其他公司。这些新业务可能会在未来几年成为Meta的重要收入来源。

近来,扎克伯格一直在关注公司中AI研究人员的最新动态。几周前,他在自己的Instagram账户上发布了一段视频,介绍一款使用公司智能眼镜和计算机视觉软件提供时尚建议的人工智能助手。

扎克伯格举着一条裤子问AI,「嘿,Meta,告诉我这件衬衫配什么裤子。」

人工智能回答道,「根据图片来看,这似乎是一件条纹衬衫,一条深色水洗牛仔裤或纯色长裤会与这件衬衫相得益彰。」

参考资料:

https://www.bloomberg.com/news/features/2024-01-11/mark-zuckerberg-pivots-to-ai-from-metaverse-to-further-his-legacy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409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