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23 12:04

AI狂飙,谁是中国独角兽背后的「超级买家」?

AI之势 发布在 AI
1.9万

原文来源:硅基研究室

作者丨山核桃

编辑 | 山核桃

美编丨渔   夫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以大模型为代表的生成式AI技术经历了一年多的狂飙突进后,进入一个新的阶段。一是从跳出百模大战的「速度怪圈」,逐步迈向强调模型效果和质量。二是在应用层生态上,强调垂直化与专有化的小模型、基于大模型泛化能力的定制化、智能化的Agent(智能体)也成为了创业者们投身的热门风向。

最容易被关注到的,某种程度上也是玩家们所焦虑的另一个趋势发生在钱的流向上,国内资本市场正在经历一场新旧迭代。募资更难、投资承压、IPO收紧、退出难等问题下,投融资整体环境依旧「冷意十足」。

对比来看,生成式AI却春意十足,不仅一批新兴独角兽诞生,背后还站着的不仅是善于合纵连横的大厂与科技公司,还有红杉中国、创新工场、深创投等明星机构。

科技行业从来不缺少「超级买家」,但买家们的意图显然不尽相同。本文我们试图梳理与复盘2023年人工智能赛道钱的流向,同时为独角兽们的2024给出确定性的研判,重点回答两个问题:

1、AI 2.0时代的超级买家们有何不同?

2、独角兽们的未来走向会是什么?

时间拨回2018年,彼时如果要论AI领域的超级买家是谁,阿里巴巴可能是最激进的人选。

按照从业者对AI发展时代的划分,以计算机视觉技术(CV)为代表的感知智能时代催生出了第一批估值超10亿美元人工智能独角兽,带动一大批科学家下海创业,商汤、旷视、依图、云从成为资本市场上耀眼的「CV四小龙」,而四家之中,阿里就占了三席。

面对激进的投资,马云曾在2018年一场会议上这样回应:“有人说阿里去年投资砸了300亿美金,但我说300亿只是开始。并且我们将投资千亿,甚至几千亿,如果不够就更多。”

而眼下,随着大模型技术的泛化与涌现能力凸显,以跨领域、跨媒体和跨语言为基础的AI 2.0时代正式到来,也涌现出新的一批独角兽,但「超级买家」的位置也出现了变化,具体表现为两点:一是「阿里下,腾讯上;二是出资主力的隐秘变化,如国资蓄力。

据IT桔子的数据,截至2023年11月20日,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公司共有102家,2023年新晋独角兽10家,涉及AIGC及大模型领域的独角兽一共有4家,分别为智谱AI、百川智能、零一万物、Minimax名之梦。

AIGC及大模型领域的独角兽一共有4家

图源:硅基研究室

尽管这些独角兽们基本都集齐了有头有脸的CVC(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但腾讯却是较早出手、更见决心的一家。据「硅基研究室」梳理,腾讯参与了智谱AI的两轮融资,智谱AI也被视为最可能成为「中国OpenAI」的企业之一。由搜狗创始人王小川创办的百川智能,截至目前的天使轮和A轮中,腾讯均参与其中。较为低调的Minimax名之梦在去年6月获得的第一笔2.5亿美元的战略融资也来自腾讯。

「阿里下,腾讯上」的趋势与大厂投资风格与基因相关。一方面,在AI等前瞻性技术的投资上,腾讯以连接为特点赋投资生态伙伴的方式更轻,而阿里强调与主业协同的投资模式更重,因此腾讯更容易关注到赛道的变化,播种的速度也更快。

另一方面,与AT所处的主营赛道沉淀也有关系。据海豚投研的梳理,自2018年之后,腾讯在游戏、企业服务等赛道的投资押注更大,游戏、企服也是AI 2.0时代较早开始进行大模型改造的行业。而反观阿里的投资版图,过去一年在「老本行」电商零售的关注更多,去年连续多次为东南亚综合电商平台Lazada「输血」,合计投资额超过15亿美元。

除了大厂们间的竞逐,透过新独角兽们背后的「资本局」,除去多家头部大厂,目前在AI科技领域活跃出手的投资人仍以美元VC和双币基金为主,据华兴资本的调研报告,AI领域或将成为这些过往活跃在中国一级市场投资的美元风格的基金们又一结构性的机遇。

但与此前AI 1.0时代的资本造势不同,国内生成式AI行业的创业者们恰逢中国投融资环境的变革。从当下大环境来看,中国创投市场的主力出资方正在经历变化,除了CVC,国资及产业资本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特别在硬科技领域,如元禾控股、深创投、苏高新创投、合肥产投等各级地方政府背景的国家队投资方的活跃程度并不亚于红衫、高瓴等市场化机构。

华兴资本谈到当下「AI领域投资趋势变化的关键」提到这一点:“仍需观察作为当下市场资金主力的国资机构会在何时大规模下场进行布局”。可以说,「国家队」的出手,既深切改变着当下技术创新生态的布局,也影响着不同独角兽的命运。以深创投为例,在上述大模型独角兽中,就出手了百川智能。

「国家队」的出手布局和各地政府围绕先进技术所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息息相关。独角兽们的盘踞地已不仅仅局限在过往的北京上海。据去年5月由中国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人工智能大模型地图研究报告》显示,已有中国14个省(市)均在开展大模型研发,其中,北京、广东、浙江、上海等地的大模型数量最多。

在AI 1.0时代,可以说,中国独角兽至少有一半跟阿里、腾讯有关。但在AI 2.0时代,独角兽们的兴替不止与巨头相关。而超级买家们的位次变化,也预示着行业与市场竞争在未来依旧具备诸多不确定因素。

尽管在AI 2.0时代,潜在独角兽们风光正盛,AI科技投融资与创投氛围看似火热,但其实却是一场实实在在的「认知错位」。

宏观来看,人工智能投融资看似很热,但也只是放在投融资整体遇冷的大环境下「相对热门」。据IT桔子数据,截止到2023年11月20日,过去一年中国人工智能赛道在一级市场的总融资事件数有530起,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26%,总融资交易额估算有631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8%,并没有复刻2021年的高点。

人工智能投资只是相对很热

图源:IT桔子

微观来看,尽管上述明星公司背后,明星机构的身影并不罕见,但在诸多不确定性因素下,买家们的态度越来越谨慎。以互联网大厂们为例,顶着降本增效压力下的腾讯和阿里,过去一年的投资节奏明显放缓,出手也越来越少。

以腾讯为例,2023年腾讯对外投资出手事件数量下跌至37起,同比减少了 60%,这也是腾讯近十年投资历史上的最低点

导致这种「一半海水,一半火焰」的处境,原因是多重的。

首先,从被投标的来看,一个明显的特点就是人工智能项目的估值越来越贵,投资门槛越来越高,这源自头部AI公司的吸金能力越来越强,马太效应越发凸显。昆仲资本投资副总裁陈希在谈及当下投融资现状时认为:“市面上很多项目估值存在比较高的溢价,目前投资人还是期待很多新的商业机会和商业前景出现。”

专注模型层的玩家固然堪比「卖水人」的角色,早期聪明的钱也流向了上述玩家,行业格局已初具雏形。一位美元基金合伙人认为:“基础模型目前国内格局初步较为确定,未来哪家可以追赶上GPT4并持续保持领先身位将会是非常关键的。除此之外,随着技术逐步收敛,商业化落地能力和进展是目前做项目判断的核心。”

估值溢价叠加基础模型格局已具备确定性,对比过往两年资本偏好的热门赛道,我们预测2024,依旧是资本卷应用、卷技术的一年,投资人核心关注的主线一是应用层是否能真正出现AI原生应用。二是技术层的商业化落地问题。

其次,从投资意图来看,与过往的风光无二相比,在紧缩的日子里,买家们显然更现实了。

以互联网大厂、科技公司等为代表的CVC为例,据「硅基研究室」观察,买家们的投资意图主要可分为三类:重防御、强主业、押未来,其中与主业协同、重视防御的意图尤为明显。

一是,是战略上的防御。事实上,早在AI 1.0时代,腾讯和阿里已上演过。除了上文提到的CV领域,例如自动驾驶、AI芯片等领域上也是互相暗自较劲。

反映在大模型时代下的新晋或潜在独角兽身上也是一样。例如,在基础模型层,智谱AI背后站着腾讯、阿里、小米、美团;百川智能背后腾讯、阿里、小米均有参与。而在算力层,初创芯片公司无问芯穹则吸引了腾讯、百度。

如果说「重防御」是对竞争的预判,买家们的第二个意图则是基于对自身主业间的协同,不同于单纯的财务型投资,我们发现,大厂们在AI 2.0时代会更注重所投标的能否与自身的业务形成协同效应。

早在2017年,如今是阿里掌门人,彼时还是阿里战投部的负责人蔡崇信就用「围棋游戏」阐述了阿里投资并购的逻辑。蔡崇信认为在游戏中,把子放在棋盘上,可以从任一点开始,任一点结束。“我们就是把正确的资产放在正确的位置上,战略投资和并购是作为赢得围棋的一部分,给阿里建立长期的战略价值。”

据IT桔子数据,阿里系过去一年总计30多次的投融资事件中,战略投资和种子轮、天使轮等早期投资占比依旧很大,例如在AI大模型领域的创企零一万物和智谱AI,以及蚂蚁集团参与了聚焦产业级多模态的AI创企生数科技的天使轮。

阿里系偏好战略投资和早期投资

图源:硅基研究室

据机构海豚投研的分析,阿里系过往的对外投资基本是围绕核心电商以及物流和云计算两大支线展开,且常常是采取控股收购自己下场做。而马云此前曾在阿里内网上回复员工:“AI电商时代刚刚开始,对谁都是机会,也是挑战。”可以看出,在AI时代,电商以及云计算等主业依旧是阿里主线,因此也不难理解其对基础模型公司的偏爱。

除了阿里等互联网大厂外,另一个同样强调主业协同的CVC案例,则是小米系。亮出「造车野心」后,特别在自动驾驶领域,小米深知「造不如买」。因此很早就通过顺为投资和小米战投,和汽车产业链的明星公司「交个朋友」。除了决策层的智驾系统和芯片上的纵目科技、黑芝麻、智行科技等,小米系也参与了多家明星AI企业的早期融资。

可以说,无论是和AI 1.0时代的豪掷千金相比,还是与此刻前台直接的技术、产品与场景竞逐相比,如今超级买家们之间的「资本棋局」更谨慎了,也更务实了。

当超级买家们的变化,流向那些渴望成为或已经成为独角兽们的创业者身上,问题和挑战变得更多了。

随着基础大模型格局的初步落定,在各类围绕创业的黑客松、创业营等活动中,AI创业的热度并没有散去。在被称为如今大模型创业公司投资最激进的奇绩创坛,在去年11月的秋季路演日中,在人工智能领域以大模型为主题的创业公司有51家,其中34家和时下热门的Agent相关。

“火热又焦躁,希望又迷茫”。有参与类似路演日的投资人这样评价当下的AI创业生态,一方面,投资人或分析者口中「有潜力成为比互联网更大的机会」,随着年轻一代创业者躬身入局,带来新的生态。但另一方面,在融资环境整体青黄不接的当下,一种焦虑同样弥漫。

独角兽们面临的问题和挑战究竟是什么?焦虑的又是什么?不同阶段的烦恼往往是不同的。

首先,就是创业空间与机会「宽」与「窄」间的悖论。OpenAI所引发的「套壳危机」,大厂们间围绕生态合纵连横,已让创业者重新思考与巨头间的竞争边界。此前,凭借郭德纲讲英文相声的视频而出圈的AI视频生成工具Heygen,创始人 Joshua Xu就在其创业分享中坦言:“尽早,最好在开发产品之前就与合适的人交流。找到一种快速开发最小可行产品(MVP)并让用户为其付费的方法;不付费,就不算数。”

Heygen曾仅用7个月时间达到了100万美元的ARR

图源:Heygen官网

这启示此轮AI浪潮中更多的创业者必须快速找到技术的内在价值与实现产品市场间的契合度,「窄」意味着足够垂直,暂时不必面临激烈的竞争,但坚持垂直领域的深耕并非容易的事;「宽」意味足够火热,例如Agent赛道,但硬币的反面就是可能陷入同质化的内卷,因此必须考虑差异化及刚需的场景。

其次,是紧缩的大环境下,创业公司自身预期「高」与「低」间的错位。在创投江湖有这样一句话:天使轮看人、A轮看产品、B轮看数据、C轮看收入、D轮看利润、Pre-IPO看规范,所处阶段不同,估值也不同。在这样的融资环境下,许多创业公司要么苦于生存难,融不到钱;要么苦于预期估值的落差,融不到更多的钱。当融资生态变化,对创业者自身的「情绪管理」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一个典型的例证是,机构们「抱团投资」现象十分明显,且正向早期倾斜。据「创投日报」梳理,2021年和2022年,VC\PE「抱团投资」的轮次中早期和后期分布相对均衡,但在去年B轮及B轮以前的项目占比超过了一半,其中A轮、A+轮、A++轮也不鲜见。

以「华为天才少年」稚晖君的创业项目智元机器人为例,该公司于去年2月成立,在天使轮就吸引了高瓴创投和奇绩创坛,随后一路从A到A+++轮,一年内完成5次融资。

「独角兽们」也在抱团取暖。前有OpenAI大笔投资芯片、硬件企业,后有智谱AI投资「清华朋友圈」。据「硅基研究室」梳理,智谱AI曾大幅增持聆心智能,还投资过面壁智能和幂律智能、无问芯穹等AI创企。或许未来在「独角兽骑在独角兽」的生态下,AI 2.0时代会涌现新一批的创业者。

智谱AI对外的投资版图,

也可以被称为是清华朋友圈

图源:硅基研究室

“冲浪比造浪更容易。”顶级风投家Bill Gurley曾在二十多年前面对互联网创业热写在这样的研判。在如今的AI 2.0时代,大模型所掀起的浪潮让越来越多的创业者更有勇气地坚信,始终有人需要或会为他们的产品或服务付费。

但正如Bill Gurley所认为的:“这种象牙塔式的形式主义是危险的。”类似的表述,中国投资界也说过。“AI是很复杂的技术,它的落地是需要数据到训练到应用部署的一条长链条,很烧钱”。联想集团副总裁、联想创投合伙人宋春雨曾回忆起中国AI「中国AI十年的错过与过错」时,用了「很多悲情故事」这句形容。

那些有望成为或渴望成为独角兽们的企业,所需承受的更多,挑战也更艰巨,不仅是因为它们背后的超级买家们更谨慎了,也是因为AI技术的发展依旧需要长期主义。

参考资料:

1、海豚投研:《多年折腾“一场空”,阿里巴巴投出了什么?》

2、融资中国:《VC不等IPO,开始卖独角兽了》

3、量子位:《超级买家阿里巴巴》

4、华兴资本:《当下一级市场投资焦点:AI逆势上扬 泛硬科技热度保持|华兴报告》

5、凤凰网科技:《风眼特写 | 阿里资本十年:超级买家的棋局与未来》

6、创投日报:《越来越多PE/VC投向同一个项目》

7、暗涌Waves:《联想创投宋春雨:中国AI十年的错过与过错》

6、IT桔子:《腾讯2023投资:出手降到十年最低点,但手握80%新晋大模型独角兽》《2023年人工智能行业新诞生10家独角兽,AIGC占近一半》《2022年中国人工智能投融资分析报告》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433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