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23 12:34

剧透GPT-5,物色芯片厂,2024年的Sam Altman已经火力全开,只因不敢停下来

1.9万

原文来源:硅星人

作者:Jessica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尽管如今的AI圈花样层出、新闻满天,但OpenAI的新动向仍然一直是人们最关注的话题之一。

最近, OpenAI首席执行官 Sam Altman就在参加达沃斯论坛时高调表示,公司目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推出下一代大型语言模型,可能被称为GPT-5。

他还剧透了一波关键信息,例如GPT-5将能够做到“比现有模型更多得多的事情”,并提供“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新功能。人工智能会经历指数级的进步,而GPT-4模型的能力只是对未来技术所能达到可能性的一种「预览」。不久后,你可能只需要问GPT“今天我最重要的电子邮件是什么”。未来的AI产品将出现“相当多的个体定制”,能根据不同用户的价值偏好,给出不同的答案,不同的文化将被允许, 尽管这可能会让很多人感到不舒服。


GPT-5重大更新:可能支持视频、解决幻觉、更个性化


本月12号,奥特曼曾在比尔·盖茨的访谈中描述过对于GPT-5的构想:它将是一个支持文本、语音、图像、代码甚至视频的真正多模态模型。最关键的进步会围绕推理能力展开,在解决大模型幻觉和可靠性方面得到巨大提升。

除此以外,GPT-5还预计在个性化和可定制方面进行重大更新,让人们对于聊天机器人不同风格、不同假设集的需求成为可能。它会使用用户自己的数据,能对电子邮件、日历、预约偏好等进行整合,并与外部数据源建立联系。

在更早的YC W2024活动上,奥特曼也告诉在场的创始人和企业家们,“不建议去解决目前GPT-4的局限性,因为其中大多数将在GPT-5中得到修复。”并且要“抱着AGI将相对较快实现的思维”构建产品。

看最近奥特曼在各个场合疯狂营业这阵势,GPT-5已然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但同时摆在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是,开发这样的尖端模型无疑需要更大的能源消耗。奥特曼在达沃斯论坛上发言时指出,发展AI需要能源突破,今后世界的两大货币,就是算力和能源。

为了训练GPT-4,OpenAI已经用了大约2.5万张来自英伟达的A100 GPU 。而训练GPT-5,还需要5万张H100。作为各个科技大厂的抢手货,H100市场价已飙至4万美元,与其成本相差10倍。大家又怎么甘心被芯片需求卡脖子,让自己的人工智能发展命脉掌握在别人手中?


自产+收购,剑指独立半导体供应链


为此,OpenAI有着更大的野心和宏伟的市场计划:组建自己的全球半导体供应链网络。

去年起,奥特曼就在与阿联酋G42 集团谈判,为代号「Tigris」的芯片制造项目筹集80亿至100亿美元的资金。希望生产出类似谷歌TPU,能与英伟达竞争的人工智能加速芯片,来帮助OpenAI降低运行和服务成本。

现在根据外媒报道,他正在与更多大型投资者接触,将更多人工智能芯片合作加入公司计划列表,并且已经评估了一个潜在收购目标,完成尽职调查。

彭博社也称,奥特曼正在筹集资金建设半导体生产设施,他相信人工智能技术将在未来几年变得足够普遍以支持自给自足。这家合资企业未来可能将与英特尔、台积电和三星代工等公司竞争。

更新的消息是,奥特曼本周计划访问韩国首尔,知情人士透露他可能会与SK集团会长崔泰源会面,讨论人工智能芯片合作事宜。

人工智能之争一定层面上也是算力之争。扎克伯格就曾豪言到今年年底,Meta会屯集大约35万张英伟达H100,如果包括其他GPU则是相当于60万块H100的等效算力。而奥特曼的一系列动作也清楚彰显了OpenAI在芯片大战中更加进取的决心。


加强选举安全监管,与五角大楼合作力求政府背书


在达沃斯论坛上还有另一个备受关注的议题,就是OpenAI发布的对于2024选举期间使用AI技术的新规则。包括禁止在政治活动中使用可能阻碍人们参与民主进程的应用程序;为图像引入加密水印,旨在提高AI生成内容的来源透明度;不允许开发者创建模拟真实人物或机构的聊天机器人等。

上周末,OpenAI就执行了其中一项特定政策,禁止了一个由开发者使用 ChatGPT创建的模拟美国众议院明尼苏达州第三区代表迪恩·菲利普斯的聊天机器人。菲利普斯是民主党的美国总统候选人,将有可能对抗现任总统乔·拜登。

《华盛顿邮报》报道称, 该机器人的开发公司Delphi曾从We Deserve Better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获得资助,这个委员会旨在帮助支持菲利普斯竞选。尽管附带了这是一个AI工具的免责声明,但它的出现仍然违反了OpenAI使用规则。目前Delphi的ChatGPT开发者账户已经被暂停,“菲利普斯机器人”也被完全关闭。

奥特曼说,他的目标是创造一个可以理解和改善世界的AI,所以支持有原则的、灵活的、协作的监管框架。他希望能效仿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让人工智能也达成全球性的监管,“2023年我周游世界各地,并和许多需要参与这一活动的国家元首交谈,几乎得到了普遍的支持。”

奥特曼还在积极创造与政府、企业、学术界的合作,以得到更多官方背书,证明“AI能够为人类带来更多的福祉,而不是更多的灾难。” 例如在军事领域,OpenAI就与美国国防部展开合作,共同开发开源网络安全软件工具,以保护关键基础设施。同时也在探索利用AI帮助预防退伍军人自杀。

这些合作的背后是OpenAI最近在服务规则中删除了一项“禁止向军方提供人工智能技术”的条款,但据公司全球事务副总裁安娜·马坎朱表示,“我们实际上仍然禁止开发武器、破坏财产和伤害个人。”

奥特曼带领OpenAI火力全开,在各个方面积极造势和强力入局,皆是为了在接下来充满挑战和不确定性的人工智能竞赛中铺平道路,多握几张关键底牌。

而就是这么繁忙的日程里,1月份他还是跑到夏威夷,在亲朋好友们的见证下抽空结了个婚,和真爱一起甜甜蜜蜜地迈进了下一个人生新阶段。


AI竞赛风起云涌,奥特曼不敢停下来


事实上,奥特曼这一年到头永动机一样地为OpenAI上下奔走,实在是因为咄咄逼人的对手太多,不得不卷。

Meta 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深夜炸场,宣布将主要研究部门大幅改组进军AGI 就不说了。小扎还宣布开源大模型Llama3已经在训练中,具备更强大的代码生成、更高级的推理和规划能力。而年底拥有等效 60 万 H100 的算力储备更是让人惊呆。

与此同时,按照先前预告,谷歌的Gemini Ultra也快要粉墨登场。

另一边,马斯克旗下的人工智能公司xAI正在评估150亿-200亿美元的估值,并已向监管部门提交文件,拟启动10亿美元巨额融资,文件还显示xAI已经筹集到1.35亿美元资金。xAI开发了一款名为Grok的聊天机器人,目标是与OpenAI竞争,并提供比微软、谷歌、OpenAI更富竞争力的替代方案。

除了几家实力雄厚的巨头,AI领域的后起之秀更是如雨后春笋不断涌现,且许多都是出自几个重要大模型的贡献者之手。著名的Transformer八子中除了一人加入OpenAI,其余七人都选择离职创业,从中诞生了Character AI、Cohere等优秀AI公司。本周,又有知情人士透露DeepMind的两位AI领军人物Laurent Sifre和Karl Tuyls计划离开谷歌,在巴黎成立一家新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专注开发新型大语言模型。

以及最后,网友们还在关心一个问题,那就是:Ilya Sutskever去哪儿了?

在奥特曼回归CEO职位时,他曾说过会为Ilya找到一个合适的角色,试着让一切继续。但大家好像一直也没看到Ilya露面或发表任何评论。奥特曼最近对此的回应也是“没有信息更新”。

当被问到Ilya是否还在OpenAI工作时,他耸耸肩说道:“我不知道目前的具体情况,我非常欣赏Ilya,他是以为出色的科学家和研究者,经历这样的事很艰难,但我充满希望,我非常关心他。”

所以…奥特曼也不知道Ilya到底怎么想。这个被许多开发者尊崇为“真正ChatGPT之父”的伟大科学家去向成谜,谁也猜不准未来OpenAI的有力竞争对手中,会不会又多加一位。

总之,2024年的大模型和AI生态竞赛只会更加激烈。去年底网上曾疯传的GPT-4.5到底是没有出现,也许是当时刚刚从内讧中恢复,OpenAI采取了不寻常的低调保守路线。

而今年第一个月还没过,奥特曼就已经亲自打前哨,四处为GPT-5宣传造势。不管是早有计谋还是逼上梁山,看来OpenAI已经决意快点让GPT-5出来大杀四方了。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4344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