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1-23 07:04

Rabbit R1买家秀翻车:问个问题比Siri还墨迹,响应速度远不及发布

2.8万

文章来源:量子位

图片来源:由无界 AI生成

号称要干翻所有APP的Rabbit R1,短短5天时间已经卖了50000台!

什么概念?

一台售价199美元,Rabbit R1已经赚得盆满钵满——1000万美元

而之所以如此受到热捧,无外乎其复古的设计和简洁的操作。

例如在CEO吕骋(Jesse Lyu)的实测操作中,只需对它说一句“Play Feel Good Inc”,这首歌就播放出来了:

再如拿着它对着屏幕中Discord论坛,问一句“大家在讨论什么”,Rabbit R1就可以对“看”到的内容做出总结:

但与此同时,现在拿到真机的网友却晒出了与吕骋所展示的截然不同的一面。

这位网友让Rabbit R1“看”了一眼菜单,并提出问题:

食用它们最好的方式是什么?

Rabbit R1在收到问题后先是说了一句“让我看看”,然后……

足足近20秒的时间,空留网友举着机器驻足等待……

这位网友甚至表示:

想象一下,你在一个嘈杂的环境中,它第一次不能完全理解你(或者你只是说错了),纠正错误的过程得花费1分钟了吧。

真机实测视频一出,本在热度上的Rabbit R1,瞬间吸引了更多网友的讨论和争议。

争议点之一,就是机器响应时间过慢的问题,有人将其归结为LLM自身处理速度的问题;也有人认为这是所有AI终端都有的通病。

但由此引发了Rabbit R1爆火背后更大的一个问题——

这样的AI硬件为什么会如此爆火?它到底适不适合当下和未来?

以至于有人还直接晒出了这样的一个视频,认为Rabbit R1做个APP就够了:

而面对这些诸多问题,我们发现,吕骋在一次深度访谈中给出了自己的解释。


为什么不是一个APP?


吕骋认为Rabbit的确可以是一款软件产品,但从他的角度来看,他的背后还有一家企业。

如果Rabbit只是个APP,这就意味着苹果公司能接触到它的代码,这无异于是分享了公司的知识产权。

其次,他们还不得不同时为iOS和Android开发维护这款APP,这期间还需要大量的持续资金投入。

最重要的是,同其它APP一样,Rabbit会被放在同一个平台上,这给吕骋带来了一种不安感:

如果明天出现了一个更好的应用怎么办?用户忠诚度几乎为零!

之所以有诸多顾虑,和Rabbit R1搭载的全新操作系统——Rabbit OS,也有一些关系。

Rabbit OS采用的底层AI技术,不是类ChatGPT的大语言模型技术,而是基于“大型动作模型(Large Action Model,LAM)”打造。

大型动作模型更强调“行为”,虽然从实际展示来看,大型动作模型和大语言模型能实现的功能看起来相差不多,但搭载这种技术的Rabbit OS在听到人类自然语言发出的指令后,能理解人的复杂意图,自主操作APP完成任务。

吕骋将这种技术的重要性与多点触控技术类比,以至于他们想要构建专门的硬件设备来运行它,以此作为对这种技术的保护,也是为了降低风险

此外,吕骋补充道,Rabbit R1的关键处理在云端,用户数据比在大多数小批量硬件上的更安全。且还有一个好处,可降低硬件成本,由此每台设备可以省下一些利润来支付AI处理费用,比如说Rabbit为用户购买支付ChatGPT服务。

经过一番解释,吕骋引出了Rabbit R1背后真正可扩展的业务:

人们教Rabbit来做他们自己的事情,本质上是在创造Rabbit,而不是使用APP,当用户销售他们自己的Rabbit时,Rabbit OS将会从中抽成。

但这对于用户而言,似乎还是没有很好地说明Rabbit R1在当下和未来究竟有什么意义?

换言之,也是网友们关心的另一个核心问题“是否会是昙花一现”。

我们把时间线再拉长一点,不妨从吕骋以往打造过的产品入手来看。


也曾“发布”过炫酷AI硬件


吕骋,是AI领域的华人连续创业者,西交利物浦大学毕业,创立渡鸦科技(Raven Tech)。

2017年,百度全资收购渡鸦,吕骋担任百度智能家居硬件总经理;同年,他便带领团队发布了百度首款智能音箱Raven H。

后来在2018年CES上的露出,让《华尔街日报》直接将这款音箱封为当年的最佳产品。

然而即便风光一时,但从结果上来看,消费市场对此并不买单。

在百度一年后,吕骋选择离职百度,在美国创立了以AI为中心的公司Cyber Manufacture Co.,也就是今天Rabbit的前身。

吕骋有一个爱好——酷爱收集复古合成器,这让他和瑞典音频硬件公司Teenage Engineering的创始人Jesper Kouthoofd建立起了联系。

Teenage Engineering专门做电子设备及相关产品的设计和制造,小型掌上游戏机Playdate,就是其与软件开发公司Panic联合推出的。

不过从目前销量的结果上来看,也是较为一般。

再后来就到了Rabbit R1,吕骋同样也是选择与Teenage Engineering合作设计。

至于对这款产品最初的想法,吕骋自述:

手机虽是生活中“必需品”,但自订阅了iPhone的每年升级换新服务,越发觉得与iPhone之间的情感连接不断被抹去。

换句话说,他对手机已逐渐不感兴趣了。

在与Teenage Engineering团队讨论了一番后,双方一拍即合,对Rabbit R1的构想和设计逐渐清晰了起来——打造将AI和复古结合的小玩意。

吕骋还将设备和《宝可梦》虚构电子设备Pokédex相比较,Rabbit就相当于是宝可梦宠物。

(Pokédex是一个电子图鉴,用于记录玩家遇到和捕捉的各种宝可梦的信息)

现在显然也是已有不少网友get到了这一点:

不过从吕骋打造的爆款AI硬件中,我们也能看到些许相似之处。

例如Rabbit R1和Raven H一样,都是在CES中亮相并走红。

至于Rabbit R1这次的热度和销量能持续多久,就需要交给时间来作答了。

参考链接:
[1]https://twitter.com/felix_red_panda/status/1749522604027682946
[2]https://twitter.com/AndyManganelli/status/1749188222901506123
[3]https://www.fastcompany.com/91013196/how-design-drove-10m-in-pre-orders-for-rabbit-r1-ai-hardware
[4]https://twitter.com/jessechenglyu
[5]https://twitter.com/IAoptima/status/1748753169465643050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437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