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3-22 03:37

新火种AI|微软放大招!一夜“掏空”40亿美金独角兽,AI赢家通吃?

3.8万

作者:文子

编辑:小迪

微软,正在主导AI。

微软放大招,一夜掏空AI独角兽

在“ALL IN AI”这条路上,微软又放出了大招。

据微软官方宣布,AI初创明星Inflection AI联合创始人苏莱曼和西蒙尼扬将离开公司前往微软,组建一个新部门“Microsoft AI”,整合微软的消费者AI工作以及Copilot、Bing和Edge等产品。

其中苏莱曼将担任微软新成立AI部门的执行副总裁兼CEO,该部门负责AI助手Copilot等业务,直接向微软CEO纳德拉汇报工作,而西蒙尼扬将担任Microsoft AI部门的首席科学家。

除了两位联合创始人出走微软,Inflection AI的大部分员工也已经加入微软,大多数都是过去五年中在AI领域有重要进展的AI工程师、研究人员和大语言模型的构建者。

这一举动就相当于微软用“雇佣”方式实现了对Inflection AI的“收购”,而Inflection AI本身就如同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躯壳。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中期,微软领投了一轮融资,为Inflection AI筹集了13亿美元,使其融资总额达到15.25亿美元,估值超过40亿美元,成为硅谷估值最高的AI初创公司之一,仅次于OpenAI。

当时,Inflection AI宣布正在建设世界上最大的人工智能集群,配备22000块H100 GPU。然而不到一年的时间,这家AI初创公司就被大金主微软挖走了核心成员,几乎将整个公司掏空。

截至目前,Inflection AI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已经决定留下来,与新任首席执行官一起努力挽救公司的剩余资产。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Inflection AI披露了与微软的许可协议,将其模型在微软的Azure上出售,并表示其他云平台也将效仿。而由于许可协议,投资者将完全收回投资,甚至更多。

曾点名山姆奥特曼,担任AI部门掌舵人

纵观微软此次“挖人”的来龙去脉,很容易让人联想起去年年底OpenAI与奥特曼的那次风波。

早在苏莱曼之前,微软CEO纳德拉就曾向山姆·奥特曼抛出橄榄枝。那时的山姆·奥特曼正身处OpenAI的换位风波中,被短暂逐出了OpenAI。

甚至纳德拉直接发推表示,山姆·奥特曼将加入微软,并领导一个独立的AI部门,直接向他汇报。不过随着山姆·奥特曼重回OpenAI,这一消息就此淹没了。

直到微软掏空了Inflection AI,将苏莱曼定为AI部门的最终掌舵人,才让这个事件有了最终的结局。

要知道,一直以来,成立AI部门都是微软的目标。不过与山姆·奥特曼那次不同,这一次微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作为Inflection AI的重要投资人,把两个创始人以及大部分员工挖走了,可以说是彻底的釜底抽薪。

而在新的Microsoft AI部门里,苏莱曼将负责微软的消费级AI产品和研究,包括Copilot、Bing搜索引擎以及Edge浏览器。按照纳德拉的说法,苏莱曼的任务就是帮助微软把OpenAI的模型和软件开发成精心设计的产品。

而苏莱曼自己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他期待能够带领团队为消费者创造出令人惊叹的人工智能产品,确保微软能够抓住下一波人工智能发展的浪潮。

可以说,微软这一手“能者造,不能者买”的手段,堪称奇招。

打造OpenAI备胎,意图抗衡谷歌?

从“软件老大”到“AI帝国”,为什么微软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对Inflection AI下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纳德拉这一次的“落子出招”是预谋的。

对于微软来说,成立一个新的AI部门主要目的就是帮助它摆脱对OpenAI的依赖,这也是微软一直在努力的方向。

特别是今年OpenAI即将推出GPT-5,所以微软想要扭转局面,必须在此之前率先动手,将OpenAI的劲敌也就是 Inflection AI三大联合创始人中的两位收入囊中,组建自己的AI部门 Microsoft AI,也就是打造OpenAI之外的“备胎”。

要知道,“OpenAI不会Open”早已不是行业间的秘密。即便是对于最大股东微软,也亦是如此。所以此时此刻的微软想要在AI领域抢的先机,光靠OpenAI是不够的,还需要聚拢AI人才来内部孵化。这也符合微软内部一直流传的战略口号:先拥抱,再扩展,最后扑灭。

值得注意的是,打造备胎只是微软吞下Inflection AI的一个原因。另一个原因就是,抗衡谷歌。要知道,在生成式人工智能的竞赛中,谷歌正试图迎头赶上微软。

虽然过去一年纳德拉一直在积极推动微软向OpenAI的人工智能技术转型,并成功将人工智能助手融入Windows、消费者和企业Office软件、必应搜索引擎和安全工具等产品中。但在推出人工智能增强的必应搜索引擎13个月后,微软在这个由谷歌主导的市场上仍然进展有限。

比如今年2月谷歌推出的Gemini,目的就是加大与微软和OpenAI的竞争力。近段时间,谷歌又在与苹果公司谈判,计划将Gemini授权给苹果,用于推出后面的手机功能。这将是谷歌迄今为止就Gemini达成的最引人注目的合作伙伴关系,因为这一次的合作,微软将在智能手机领域面临更大的挑战。

而苏莱曼作为Inflection AI的联合创始人之一,也是被谷歌收购的DeepMind前联合创始人。2022年,苏莱曼从谷歌离开并创立了Inflection AI,开发大模型并推出AI应用Pi。

现在苏莱曼又宣布加入微软,头衔是执行副总裁兼微软人工智能首席执行官,此举也表明,微软正致力于在日益激烈的人工智能产品市场中抗衡谷歌。

不仅如此,在过去一年里,微软不断自研规模更小的模型,并对外投资AI公司。不久前,微软刚完成对法国大模型公司Mistral AI 的1600万美元投资,借此让这家公司的模型通过微软Azure云提供API服务。

这一步一步的布局,很难不让人想象,微软究竟在下一盘多大的棋。而最后“赢家通吃”的会不会是微软,就看谷歌和OpenAI如何应对了。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5192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