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4-24 03:13

如何评价月之暗面创始人一年就套现数千万美金事件?

5.0万

文章来源:钛媒体AGI

作者|林志佳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1、今天下午我在上海临港的商汤技术开放日活动期间,国内AI领域出现一则新的“吃瓜”消息,引发一阵讨论。


2、大体意思是,一家媒体引述投资人的话称,上一轮融资完成后,月之暗面(Moonshot Al)创始人杨植麟通过售出个人持股已套现数千万美金,但红杉等老股东都没有出售股份,而且引述“传言”称套现金额在4000万美金;随后上述同一报业集团的另一媒体引述月之暗面官方回应称,“消息不实”。


3、简单来说,这则消息引发关注的点主要有两层:一个是杨植麟在投资人面前套现了数亿元人民币,被投资人发现后,向媒体表达不满;二是,月之暗面才成立一年多,创始人就套现,投资人告诉媒体,“公司成立第一年就套现这么多,这种情况并不多见。”


月之暗面创始人 CEO杨植麟
月之暗面创始人 CEO杨植麟


4、从各种角度看,我首先相信月之暗面的官方回应。月之暗面除了向钛媒体AGI表达上述“消息不实”外,还给我发了一则招聘文章说明,里面提到:“在月之暗面,我们深知每一位员工的价值和潜力。为了吸引并留住最优秀的人才,我们自豪地宣布推出全新的员工激励计划,为优秀人才提供匹配其贡献的丰厚回报从今年开始,我们将在公司取得重要进展时发起员工期权回购计划,确保团队成员能够分享公司发展的果实(2024年底启动首次期权回购计划)。每年定期根据工作表现进行调薪和期权增发,确保薪酬和期权充分反映出员工个人的成长和贡献。”



5、很显然,从整个逻辑、过程和结果来看,杨植麟团队肯定套现了。至于多少钱、给了多少人、给了谁,这似乎属于一种内部问题。以月之暗面共计10多亿元融资计算,所谓数千万美元套现是非常有可能的。

6、那么,杨植麟应不应该套现?

我看了看下众多投资人、媒体人的讨论和想法。有一个观点比较明确:如果一个投资人,连创业之后都无法通过融资改善自身生活,这肯定是一个失败的创业。


7、当年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创立Facebook的时候,在拿一笔关键融资之后就把同时创业的小伙伴给抛弃了,甩了几百万美金,而扎克伯格直接拿了投资人的钱去买楼、租用团队、建立业务、建立流量增长方式,甚至把投资人的钱套现转换一下去炒了股票。而现在,扎克伯格已拥有数百亿美金身价,这也完全不妨碍他是互联网领域的顶级企业家。


8、当然,这个例子不一定与杨植麟的做法一一对应。但我想表达的是,创始人应该通过融资方式改善自身一部分生活。尤其如今经济普遍低迷、上市基本无望、以及国内过于‘卷’大模型等创业环境下,通过这种生活方式实现更多、更freestyle的思维去创业,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


9、而且,这种套现不止有杨植麟,也有一些初创公司创始人拿了投资人的钱去挥霍、赌博、或者找更多的金融发财之路,但极少有媒体报道。比如,我了解到的一家国内 AI 招聘领域企业,其创始人去拿着公司的钱做了一些非法的事情,最后被警方逮捕并拘留了七天,投资人知道后就把他的CEO职位直接拿掉了,换上了公司CTO接任,最后只留了一个传说。

因此,通过这种消息去批评杨植麟团队是不太正确的。


10、所以,如果不是因为“月之暗面”最近成为大模型领域的“当红炸子鸡”,这些媒体似乎不会关注这类事情,甚至也从未听过其他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套现新闻,更多还是二级市场投资人套现离场,毕竟上市公司更加透明化,大家都能看到高管和亲属们每天都在资本市场做哪些工作。


11、除了那些八卦烂传言之外,如果从投资人角度来说,杨植麟的做法引起他们“担忧”并不让人吃惊。因为,如今投资领域募、投、管、退四个过程都越来越艰难。

据清科数据统计显示,2024年第一季度,中企境内外上市46家,同环比分别下降52.6%、40.3%。因此,从商业角度来看,面临募资的VC要么给不了钱,要么背后带来的要求太严格;而投资也找不到好的标的,并且资本退出过程中也面临“IPO上市难”这一重大挑战。

重重压力之下,本来钱就难以获得,也希望投资出的钱能得到更大回报。心理作用下,作为 AI 大模型领域的独角兽企业的掌舵人,杨植麟”套现“这一做法最终引起了投资人的反弹。


12、一面是“人之常情”,另一面是投资人的担忧和恐慌,这事确实很难说谁对谁错。但我想表达的是,杨植麟这类年轻创业者,不应该成为投资人的“讨伐对象”,同时,这件事完全暴露出投资人的“短视”,甚至可以说,是投资者与创业者之间的信任度大大下降。


13、小冰CEO李笛向我说过,投资人既不是创业者的朋友,也不是“好伙伴”。创业者必须要认识到,如果你想做的这个事业是不是以二级市场为目标,如果你是以二级市场之后,你会送走一些人,然后你自己还得孤独前行。要么,你就不能迎合这些投资人,因为这个(投资人)债肯定要还。


14、我们一直评判,这轮 AI 大模型浪潮,中国为何没能成长出OpenAI、英伟达、微软这种公司,为何“百模大战”都没办法出现全球首个sora、ChatGPT这类模型。在这背后,就是整套创新体系、研究体系、投资体系出现了问题,投资人要回报,创业者则要研发更大的创新技术。然而,包括投资人、媒体机构都确实是“短视”在看产业当中的变化,带着“有色眼镜”和更多的质疑声去关注人工智能产业。

15、技术是以50年为周期来发生的,人们总有一种希望,大家希望能够在新的 AI 时代下寻找机会,一些科学家希望能创立一家公司,做更多的创新技术,为中国发展做贡献。但投资人却说,你不赶上“风口”,估值起不来,对LP也没法交代,所以从主观上来说,在硬科技产业用这种投资模式,本身“并不科学”。


16、前不久在玻色量子发布会外面交流的时候,有个投资人非常自豪的跟我说,“我们当时在玻色还没有产品,只有PPT的时候就投资了,现在则是接近独角兽的企业”。

我在思考,这种没有任何东西、全靠运气,再加上所谓“投早、投小、投硬科技”这种烂共识,去投资一堆没有技术壁垒的企业,中国的风险投资策略迟早会出现问题。

“国有资本和民间资本是有差距的。民间可能以盈利性为第一位,国有资本是政治性排在第一位,安全性排在第二位,盈利性排在第三位。但每一个都有他的角色,并不是说投资一定是市场化才能做好的,你一定要允许多样化存在,不要一棒子打死。不要纠结是国资投还是民间资本投,企业能发展怎么投资就ok。所以我觉得要改变这个思维模式。”


17、复旦大学管理学院院长陆雄文曾经在一场闭门会上表示,相对于互联网时代出现的企业家,利用互联网商业模式创新,让区域市场发展起来。而如今,第四代科创企业的一代科创企业家,不是为了脱贫、致富去创业,而是为了有心中有个梦想、有情怀,就是把技术能够做成产品,实现愿望与梦想,造福社会,然后自己也能赚钱是最好的。

但是,很多资本并不理解这类创业者。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5520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