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02 03:50

劳动节,聊聊AI究竟在替代谁的工作?

7.2万

大家五一小长假快乐啊。同为劳动者,在咱们的节日吃好、喝好、玩好,简直是天经地义。但在享受美好假期的间隙,不知道有没有那么一个片刻,你的脑海中会闪过这样一个想法:如果以后AI要代替我劳动,我岂不是连劳动节都没得过了?

事实上,每一次AI技术爆火之后,大众层面讨论最多的就是AI会不会抢夺人类的工作岗位。在ChatGPT带来了AIGC热潮之后尤其如此。ChatGPT要抢文案和程序员的工作,Suno要抢音乐人的工作,Midjourney抢美工的工作,Sora抢影视后期的工作。好家伙,你们这群AI还搁这分工明确,跑马圈地呢?



这时候,社交媒体上一般会出现两个声音。一种是焦虑派,一种是智障派。焦虑派说,“马上我们就要没工作了,AI太可怕了”。智障派就出来说,“实测AI都是智障,担心AI还不如担心陨石砸下来”。

然后两派拥趸吵得不可开交。更气人的是,这两派观点还轮流出现,今天刷了个智障派视频,觉得AI都是废物,放心工作了,明天又出来个焦虑派反驳得有理有据。天天如此拉扯,心情无比烦躁。回头静下来一想,这些搞人心态的视频还都是AI推送的,糟心程度又爆表了。

那么,AI到底有没有取代人类的工作呢?

如果有的话,AI到底在取代谁的工作?

如果我不想被取代,我需要做什么,以及安全水位究竟在哪?

大过节的,不整虚的。我们不说那些理论上、概念上的替代工作。就从目前的真实情况出发,聊聊AI与工作间的那点事。

祝我们能快乐劳动,快乐过好每一个劳动节。

杂活替代vs刚入职场的新人

不知道大家是否记得这样一个新闻。2023年,一个日本女生尝试自杀并获救,她的自杀理由是毕业后想找美工方面的工作,却发现各个公司都用AIGC来生成基础的图片素材。像她这样没有经验,也不能处理复杂工作的新人,一时之间很难找到工作机会。



一种现象目前在全球范围内愈发普遍:AIGC正在负责干那些,本来应该由实习生与职场小白来负责的杂活。

杂活这个概念,在职场中其实非常重要,因为这是能交给新人的第一份工作,虽然简单,但却是入门和学习的基础。这类杂活往往包括做表格、写基础文案、做基础的美工设计等。然后非常不幸的是,这类工作也恰好是AIGC的专长。

我们经常说,AIGC效果并不好,不够专业云云。这时往往会忽略一个事实,就是实习生与新人很多时候做得也并不专业。他们也需要简单的工作作为入门,甚至需要在“这么简单怎么都不会做”之类的批评中,快速学习和成长。



但AIGC平台出现与成熟后,有更多职场老人发现用新人还不如用AI,这样至少效率更高,沟通成本更低。而从老板与资方的角度考虑,所谓培养新人带来的效益,很多时候比不上节省的人力成本。

这种情况下,AI没有直接替代工作,但让求职门槛越来越高。无形之中,把对岗位和工作的学习要求前置到了校园阶段。

规模缩减vs团队中的边缘角色

在AIGC发展起来后,很多公司都会分享自己有百分之多少的代码由AI生成,利用率达到了多少;有多少企业物料是AI制作,进而节省下多少的成本。

那么问题来了,自动生成的代码,智能化生产的物料固然很好,但原本制作他们的人,都去哪了?

当然这个问题可以有很多答案,比如可能那些员工的工作变得更加轻松了,在不用写代码、做物料的情况下,开发出了给公司拍短剧、短视频的新业务。



如果你相信这件事,那么恭喜你,你还不是非常了解职场。

根据麦卡锡发布的调查显示,有42%的企业和组织,表示过去一年成功通过部署AI技术降低了成本,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人力成本。这意味着,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找到了通过使用AIGC等能力来实现缩减团队规模。

虽然AI无法负担核心工作,但当一个团队足够大的时候,往往就会存在只做特定简单工作的边缘角色、辅助角色。这类岗位很容易成为企业利用智能化技术降低成本的牺牲品。

玩过《赛博朋克2077》的朋友,会记得AI控制德拉曼出租车公司,就是先从淘汰边缘员工开始的。希望我们都不会成为科幻作品映入现实的受害者。

版权倾轧vs个人创作者

前不久,我在网上刷到一段视频,感觉非常精美。但点开评论区却看见骂声一片。

仔细一瞅,发现原来是很多画师在指责视频的制作方使用了AIGC内容。其中有画师提出,自己原本就是视频制作方的外包画师,但甲方目前已经解除了合作。还有很多人认为,AIGC内容与原本画师的作品非常相似,显然是AIGC侵犯了原作者的版权。

类似问题,正在变得愈发突出。

很多甲方原本通过外包的形式来与个人、小团队创作者合作。但随着AIGC的普及,甲方往往会发现可以通过使用此前合作的成果对AI进行训练,进而源源不断得到风格类似但内容不同的新作品。



这类现象,显然已经触发了版权保护的边界,但受到的重视和监管还远远没有跟进。同时,AIGC的版权问题客观上非常复杂,比如说AI是否能通过公开素材进行学习,是否能固定模仿某种创作风格。一系列相关的技术、商业伦理以及法律法规问题还有待完善。

至少在目前来看,个人创作者想要在AIGC面前妥善保护自己的版权还比较困难,更好的办法还是培养稳固的合作关系,建立可以超越AIGC平台的个人能力。

变强大的同时,不妨学学“魔法”

在这些现象中不难看出,AI确实还不能真正代替一位职场高手,或者在团队中起到不可替代的作用。简言之,AI远没有那么神奇。但问题恰好在于,很多工作并不需要高手,甚至充斥了大量简单的重复性劳动。AI真正有可能替代的,也恰好是这部分较为边缘,但同时又非常普遍的工作。

那么,我们究竟该如何对抗这种情况呢?

首先大可不必焦虑的是,如果有多线程处理问题的能力,在做创意性、领导性的工作,或者善于沟通,善于解决复杂问题,那么你对AI这东西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放任AI再发展很多年,它也无法替代你。与此同时,AI还可以替代你工作中那些非核心,但又无趣、无聊、占用时间的工作。



你可以更好发挥核心能力,并且获得更多休息时间。AI对于足够强大的人类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但如果并非如此,你在做简单且重复的工作,那么就要提防一下AI了。在让自己变强的同时,不妨考虑一下学习AIGC平台的应用,学习AI的逻辑与技巧。把会用AI这件事,变成你的不可替代性之一。

最不可取的方案,就是每天痛骂AI,或者干等着哪天AI被禁用了。技术就像江水,只会滚滚向前。

与其恐惧魔法,不如学会用魔法打败魔法。

学会了之后,让AI劳动,我们过节,未尝不是一件美事。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5626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