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05-06 02:02

美媒曝猛料:69岁比尔·盖茨仍是幕后大佬,主导微软OpenAI联姻

10.0万

文章来源:智东西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图片来源:由无界AI生成


纳德拉负责抛头露面为微软AI代言,比尔·盖茨才是幕后操盘大佬?


编译 |  ZeR0
编辑 |  漠影

智东西5月4日消息,据Business Insider报道,自2021年以来表面上几乎完全离开微软的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实际上一直在幕后默默策划微软的AI革命。


据微软现任和前任高管透露,比尔·盖茨仍然密切参与微软的运营,包括提供战略建议、评估产品、聘用高管,以及培养微软与OpenAI联合创始人兼CEO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的重要关系


2023年初,微软推出了采用与ChatGPT相同技术的搜索引擎Bing,向谷歌等竞争对手发起挑战。正是盖茨在促成OpenAI和微软的“姻缘”、启动这项计划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如今风靡科技圈的agents和Copilot概念,也是盖茨长期设想的AI形态。


自2016年以来,盖茨一直定期与OpenAI会面。在微软与OpenAI建立合作关系后,OpenAI的领导者定期在盖茨的华盛顿豪宅里向盖茨做报告,让他了解关键的基准和重大的障碍。


2022年年中,盖茨私下向阿尔特曼和OpenAI提出挑战,要求他们创建一个能够通过大学先修课程生物学考试的模型。


同年8月,在盖茨家的一次晚宴上,奥特曼和OpenAI首次在公司外推出GPT-4,纳德拉也是宾客之一。当它通过测试时,盖茨非常震惊,称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演示”。随后盖茨写了一份详细说明微软应该如何使用GPT-4的备忘录。


萨姆·阿尔特曼和比尔·盖茨是好友,OpenAI非常重视盖茨的意见和咨询。


去年秋天OpenAI发生夺权事变后,盖茨也积极施以援手。在OpenAI董事会突然解雇阿尔特曼后的几天内,盖茨主动联系了阿尔特曼,希望在阿尔特曼重新领导OpenAI的谈判中提供支持。


可以说,虽然纳德拉可能是为微软AI成功代言的“Public Face”,铺就了一条通往3万亿美元市值的金砖大道,但一手缔造微软软件帝国的盖茨,仍然一直是关键的幕后人物。

▲比尔·盖茨(左)与萨蒂亚·纳德拉(右)合照(图源:微软)
▲比尔·盖茨(左)与萨蒂亚·纳德拉(右)合照(图源:微软)


01.
一份2017年的备忘录,
预言Agents将带来AI新秩序


2017年,在微软与当时相对不知名的初创公司OpenAI建立合作关系之前,比尔·盖茨与CEO萨蒂亚·纳德拉和一小群公司高管分享了一份备忘录。


在备忘录中,比尔·盖茨预测,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将很快由他所谓的“AI agents”带来,即能够预测我们每一个需求的数字个人助理。这些agents将比Siri和Alexa强大得多,拥有神一般的知识和超自然的直觉


“Agents不仅会改变每个人与电脑的互动方式,”比尔·盖茨写道,“它们还将颠覆软件行业,带来自我们从输入命令到点击图标以来最大的计算革命。”


那会儿读到这份备忘录的人还觉得里面的设想有些牵强。比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微软高管觉得它“看起来过于未来主义”。


微软之前在创建个人“agents”方面的尝试,从失败的Office助手Clippy到种族主义聊天机器人Tay,都遭到了群嘲。那时很少有人会相信新一代agents会改变微软。


而如今,比尔·盖茨的秘密通信预示着AI工具Copilot的问世,正是它帮助微软超过苹果,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Copilot由OpenAI GPT大语言模型的一个版本提供支持,去年作为微软产品中的一个工具首次亮相,帮用户完成准备PPT、会议总结等任务。


“Copilot现在听起来和他写的一模一样。”这位微软高管说。


这并非偶然。


02.
表面上与微软划清界限,
背后被秘密授权


另一位微软高管说,萨蒂亚·纳德拉和整个微软高管团队都非常依赖比尔·盖茨。“每次我们做出重大改变时,都会征求他的意见。”


十年前,当纳德拉从史蒂夫·鲍尔默手中接过大权时,微软被戏称是它帮助开创的计算机时代的“恐龙”。“硅谷创投教父”彼得·蒂尔抨击微软是“依赖于过去的技术创新”。


因此自1992年以来一直在微软工作的纳德拉向盖茨寻求帮助。在2014年纳德拉成为CEO的那天,他请盖茨拿出30%的时间担任技术顾问,部分原因是为了帮助激励他的员工。


2020年当盖茨辞去微软董事会主席一职时,纳德拉承诺微软将“继续受益于比尔持续的技术激情和建议,推动我们的产品和服务向前发展”。


但一年后,至少在公开场合,纳德拉对比尔·盖茨的态度似乎发生了变化。


2021年,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离婚时,《华尔街日报》报道称,比尔·盖茨因与一名员工有染而被公司调查,被迫辞职。随着盖茨不当行为的消息像病毒一样传播开来,他和他的公关团队多年来精心打造的清白声誉也随之瓦解。几名女员工出面讲述了盖茨约她们出去的故事,盖茨与杰弗里·爱泼斯坦的会面,包括乘坐爱泼斯坦的私人飞机,都受到了重新审视。


突然之间,纳德拉的导师成了他最大的负担,他和微软迅速与盖茨划清了界限。


“2021年的微软与2000年的微软大不相同。”纳德拉当时说,“工作场所的权力动态是不能以任何形式滥用的。”
他后来补充说,公司最大的责任是“培养一种文化,让每个人都有权做有意义的工作”。


但Business Insider了解到,在纳德拉秘密授权从事“有意义工作”的人中,有盖茨本人。


纳德拉并没有将他驱逐出公司,而是继续借鉴他的建议和专业知识,使比尔·盖茨成为微软争夺AI主导地位的关键人物


03.
定期与OpenAI会面,
2022年已看过GPT-4演示


人们普遍认为,微软与OpenAI的联姻是由微软CTO凯文·斯科特撮合的。


斯科特认识阿尔特曼多年,2018年夏天,他安排了阿尔特曼和纳德拉的会面。那年晚些时候,三人敲定了一项初步协议,接下来的事情就成了历史。


但在这个起源故事中没有提到的是,自2016年以来,盖茨一直定期与OpenAI会面


自从1995年出版《未来之路》(The Road Ahead)以来,盖茨就一直梦想着这样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每个人都可以使用软件来浏览互联网,这些软件“有个性,你可以用一种或另一种方式与之交谈”,它会“以人类助理的方式了解你的需求和偏好”


在盖茨的领导下,微软推出了几个原始的、被广泛嘲笑的agents版本——从引导你使用Windows 95的卡通狗Rover,到有史以来最讨厌的回形针Clippy。


现在看来,OpenAI可能会为微软提供一种帮助打造盖茨长期设想的AI未来的方式


在微软与OpenAI建立合作关系后,OpenAI的领导者定期在盖茨位于华盛顿的6.6万平方英尺的豪宅里向盖茨做报告,让他了解关键的基准和重大的障碍


事实上,正是盖茨在OpenAI和微软成为一对权力伙伴的过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


在2022年年中,也就是他被赶出董事会两年后,他私下向阿尔特曼和OpenAI提出挑战,要求他们创建一个能够通过大学先修课程生物学考试的模型。盖茨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2022年8月,在盖茨家的一次晚宴上,阿尔特曼和OpenAI首次在公司外推出了GPT-4,纳德拉也是宾客之一。当它通过测试时,盖茨非常震惊,称这是“我一生中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演示”。


这次演示促使盖茨写了另一份备忘录——一位前高管称之为“备忘录”——详细说明了微软应该如何使用GPT-4。盖茨强调,在整个公共互联网上训练的大语言模型最终将迎来个人agents的时代


“把它想象成一个数字个人助理,”他在后来发布在自己博客上的备忘录中写道,“它会看到你最近的邮件,知道你参加的会议,读你读过的东西,读你不想读的东西。”

04.
巧妙的幕后操盘,
帮微软占尽AI竞赛先机



据两位高管称,盖茨的备忘录被视为信条,帮助激发了微软在AI军备竞赛中占据领先地位


根据Business Insider此前报道,美国司法部针对谷歌反垄断案件公布的一封发送于2019年6月12日、主题为“对OpenAI的思考”的电子邮件显示,微软对与谷歌在AI模型训练方面的差距感到“非常非常担忧”。


“OpenAI、DeepMind和谷歌大脑在做事情的有趣之处在于他们雄心壮志的规模,以及这种雄心壮志如何推动从数据中心设计到计算芯片、网络和分布式系统架构、数值优化器、编译器、编程框架以及模型开发者可以使用的高级抽象。”斯科特写道。


在这封邮件中,凯文·斯科特告诉纳德拉和盖茨,“仅仅复制BERT-large对我们来说并不容易”、谷歌利用他们构建的所有基础设施来构建“我们无法轻易复制的NLP模型”、谷歌Gmail自动完成功能“正变得越来越好”、微软“在机器学习规模方面落后于竞争对手多年”。


这可能是促使微软投资OpenAI的原因之一。


与盖茨共进晚餐后不久,纳德拉在微软园区主持了一场会议,要求团队将AI纳入搜索、网络安全以及包括Word和Outlook在内的微软365商业应用套件中。


第二年年初,微软推出了其陷入困境的搜索引擎Bing的新版本,它现在配备了GPT驱动的agent,后来被命名为“Copilot”。


几乎在一夜之间,由于盖茨的巧妙操作,微软将Bing从一个搜索引擎转变为一个AI驱动的工具,有机会与谷歌一较高下


2023年2月,微软在其总部举办了一场类似于史蒂夫·乔布斯iPhone发布会的活动。纳德拉满面笑容,向谷歌宣战。盖茨似乎没有出席。


一位熟悉双方关系的人士表示,盖茨和OpenAI的合作将持续一段时间。萨姆·阿尔特曼和比尔·盖茨是好朋友。OpenAI非常重视他的意见和咨询。


OpenAI发言人凯拉·伍德证实,OpenAI将继续与盖茨会面。


去年秋天,当OpenAI董事会突然解雇阿尔特曼时,纳德拉和微软匆忙平息了混乱。


微软发言人弗兰克·肖告诉Business Insider,如果盖茨与阿尔特曼谈话,那并不代表公司。“比尔不在微软,也没有参与此事。”


在接下来的五天争吵中,盖茨——带着自己最近被解雇的经历——主动联系了奥尔特曼,希望在他重新担任OpenAI领导的谈判中提供支持

05.
亲自参与微软招聘高管,
推动微软以消费者为中心


如今,内部人士称,盖茨在微软的影响力远超OpenAI。


整个公司的高管,包括其业务应用主管查尔斯·拉曼纳、首席科学家杰米·蒂文、其Teams聊天应用的负责人杰夫·泰珀、网络安全负责人查理·贝尔等,都会定期与盖茨会面,进行产品审查


盖茨还亲自参与了微软招聘和留住重要高管的工作。一位前高管表示:“盖茨非常热衷于产品评论,并与高管一对一地交流。”


去年,盖茨告诉《福布斯》,他花了大约10%的时间在华盛顿州雷德蒙德,为微软提供产品路线图方面的建议


多年来,盖茨还推动微软更加以消费者为中心,尽管有许多消费者技术失败了。


今年3月,当该公司宣布聘请穆斯塔法·苏莱曼领导一个新成立的消费者AI部门时,许多观察人士都感到震惊。苏莱曼是DeepMind的联合创始人,曾在谷歌工作多年。


“比尔·盖茨认为主要的机会是消费者,”一位内部人士说,“如果你看看这个新的消费者AI团队,你会发现,这就像是比尔对萨蒂亚的影响。”弗兰克·肖说,盖茨没有参与雇用苏莱曼。


所有这一切都与盖茨被赶出董事会后一直与微软保持距离的看法相去甚远。


一直保持低调的盖茨基本上没有受到丑闻的影响;今天,他的维基百科条目中甚至没有提到他的不当行为指控。

06.
结语:预见变革,改写历史


看起来,2024年的微软与2021年的微软并没有像纳德拉让所有人相信的那么不同。盖茨并没有离开,但他曲折的过去在很大程度上已被遗忘。


弗兰克·肖称,自盖茨于2020年离开董事会以来,他作为技术顾问的角色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变化。在他看来,将比尔·盖茨的角色描绘成微软的幕后操纵者,“从根本上说,这是不准确的,与现实不符”。


无论比尔·盖茨在微软一次次奠定AI成功的决策背后扮演了何种角色,不可否认的是,他在2017年备忘录中提出的设想已经充分体现出他的先见之明。


从引领PC操作系统,到投身“互联网潮汐”,再到推动方兴未艾的生成式AI变革,比尔·盖茨总是早早洞察科技变革风向,奉行其预言的微软也总是主动出击,试图在新一股科技浪潮中掌握主导权。


在《未来之路》一书的结尾,盖茨谈到了存在主义。“有点可怕的是,随着计算机技术的进步,从来没有一个时代的领导者同时也是下一个时代的领导者。”39岁的他哀叹道,“因此,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我认为微软没有资格在信息时代的高速公路时代领先。”


后来,中年的盖茨透露了他真正的抱负:“我想挑战历史传统。”


微软做到了吗?随着时代变迁,微软有过不少次失败,经历了不少次唱衰,但它依然数十年屹立在全球市值前十,以坚挺的姿态挑战着历史,并重夺市值第一的位置。


如今,年近70岁的盖茨仍在挑战历史——这一次是在幕后。


如果微软的复兴能说明什么问题的话,那就是他似乎正在取得胜利。


来源:Business Insider

本文链接:https://www.aixinzhijie.com/article/6845668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评论
登录 账号发表你的看法,还没有账号?立即免费 注册
下载
分享
收藏
阅读
评论
点赞
上一篇
下一篇